雲下の国

關於部落格
完成編輯
雲の線 下には 注げ光 溢れる大地

命困

  答曰:不能何。世人皆曰勤德,論功百簡,尚志書典無不吊經抱籍,引商官世家及出世簡衣語談,意在勉勞可足業,安從可登高。然百馬皆知往地須奔行,此天地當理,心者不述即曉。不記良馬遙於劣馬之實,掩集市劣馬之鞭苦,假和順之象,幾乎稱罪。縱麗質之身,亦生天下,服應上蒼,不能免卜定之運。沙場莫測氣象,決一國立滅,生死變故,削一人堅性。川都廟堂,文武才俊集之,卻漢相不能報業,因成事天定,人不能勝。是此篤勤敗於上才,上才敗於天命,違逆抗命,徒生憎心。千年古事,百代史人,痛執勝天,流傳於今盡為哀戚憾恨,此為性根,脫拋不去。天命何謂,概憤也。

  聞畢,友長吁一陣,又問策為所在。而答:擎天微枝,天命既俱,凡生而成人,必直面此苦。隱在巍峨中,塵間不問,只是遠逃,不為真避。聽誨昇華,仙佛樂境,固為美事,卻已非有情,不稱之人。見苦而苦,窮生皆苦,惟有抗對,方能越己,是以才結集萬勤,以勤衝撞天命,使永不克天,也無反顧。此曠古之荒謬,昭昭天命不能斷其錙銖之價。後世遺淚,憤慨難平,絕望於天,亦不忘此苦,共感心鄰,足矣。

  友趣應:或如書子,記事排憂。語畢,兩人笑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