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下の国

關於部落格
雲の線 下には 注げ光 溢れる大地
  • 206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6】夏番總簡→秋番展望

  夏季惆悵地結束,年度大番、期待大作各自收尾,雖說並非沒有遺憾,但熱浪正是高潮時,今年夏天可說異常充實,不愧是每年各家兵馬必爭之季。
 
  入秋後,鎂光燈都在《名字》與《聲形》上,秋番難免話題版面縮水不少。只是這隻秋老虎真是螫伏嗎,看看去年打線,總是穩安而有嶄新風氣的秋季,可能會給當下的動畫市場一些新觀點也說不定。

==========
~夏~

《ジョジョの奇妙な冒険 ダイヤモンドは砕けない》
 
  就繼續看。
 
《七つの大罪 聖戦の予兆》
 
  就是補充包吧,只是不是岡村親征總感覺拳拳不到肉。好啦,機器人玩過了也差不多該回來中土了吧?
 
《アルスラーン戦記 風塵乱舞》
 
  為什麼要做到一半啊……反正都超過原作(牛媽版)了那就沿著原作(芳樹版)來啊……要跟《七大罪》橋時間也不是這樣的吧www
 
  不然,第二期的內容實質上就是暴坊王子,又是一個微服出巡(好啦雖然是光明正大),去到當地把有點衰的惡代官幹掉,順便肅清異議份子(海盜小開)。日後這國王要是做爛了還真是糟蹋史無前例之佳的天地人三機啊www
 
《自走ラブホ戦記》
《魔装学園H×H》
 
Let us Fight! Let us Pork! Let us Fight! Let us Pork!
 
  雖然爛到炸,但反正不用頭腦看。
 
舒爽啊~
 
  就是去聽嬌喘的咩。但是移動式砲房這個創意拙者給滿分。
 
  然後偷引用楓紅大(反正他沒發囉拙者www)名言:可以不要給野水唱歌嗎?
 
《Fate/kaleid liner プリズマ☆イリヤ ドライ!!》
 
  比起一直在那邊說品質下降,其實拙者覺得最可惜的是笑料的剪裁,這對這部作品塑造立體的人物形象其實是很重要的一環,等閒視之是令人難過的。好吧,能夠聽到門協的吐槽就夠了。

  之前拙者曾認真談過的「少女的任性」,直到此節才真正點出。傳統的魔法少女作品,最令人動容的時刻往往是「不甘被迫選擇」。凜的一席話不單是向自己證明自己為何能如此相信這些天真,更其實述說了「理想的光采」,這正是魔法少女作品此一類型的特殊性所孕育的核心。所以拙者還是得說,即使到了現在也用到型月常見的平行世界這種概念,但還是,將本作當成披著型月皮的魔法少女作品比較好,否則就反而錯過型月梗的趣味了。

  所以第一季的OP〈starlog〉放在這裡才正是恰如其分。然後說真的,大沼到底要不要親征啊。
 
《食戟のソーマ 弐ノ皿》
 
  まあ無難か……テンポ厨じゃないがやはり……おっととこれ以上いけない。
 
  比較有問題還是每個人都在想的鬼父篇。學園祭篇+鬼父篇的情報量絕對不可能塞在一季之中,也不容易切,要這樣塞八成做爛,所以學園祭可能會以OVA或OAD形式製作,然後晚個幾年看鬼父篇的發展局勢再決定要不要第三季。
 
  回到鬼父篇本身,其實拙者也覺得前後題旨在這邊抽換掉了,使得原先較為緊實一體、一氣也呵成的運動漫畫變樣了,頗為可惜。不過這並不表示鬼父篇的出現不合理,只是可能有更佳、更能出乎人意料的優秀發展,而附田(跟萬惡編輯)做不到而已。鬼父篇除了用來解早期埋下的梗,另一個作用則是逼使創真跟繪里奈「面對他者」,不再只是把心思放在自己身上。這裡的他者也不單只是前期幫幫小惠一干人等,而是逼使他們面對環境的劇變,並在這劇變中如何想像、幫助被擺弄的他人處境。講得俗一點就類似吊橋效應。
 
  遠月乍看之下極端嚴苛,但對具有一定實力的人來說這裡是非常穩定的環境,規距清晰明瞭,甚至到了有些天真的地步。直接破壞環境,改變生存法則,則是連強者都不見得能順應的事。創真跟多數人在研習後的角色與方向已經基本完成,學園祭不過只是成果的展現,假以時日要打敗十傑已是可預見的情況。只有徹底改造這個套路,才能進一步讓創真們了解更廣闊的人際互動與生活狀況,並推動人物關係;同時把繪里奈從對讀者對角色來說都很無聊的寶座上拉下來,給予她可親的人性(亦即表現她的弱點)。拙者想這是目前之所以會演成這樣的原因。
 
  由於還扯上根本理念之爭,所以與其說是王子救公主,不如說是英雄救美又要復國的戲碼。當然方向是這樣,手法怎麼做又做得如何,那還是得看作者掌握程度了。不然不會抗議成這樣咩。
 
  然後繪里奈妳好好休息啊,不然《ごちうさ》怎麼辦啊……
 
《Re:ゼロから始める異世界生活》
 
  關於這部應該是全年度最大的話題作,拙者翻了翻則推薦文學少年大這篇(之前拙者也無意間推過《網婆》評論耶)與C洽大帝大這篇(其實拙者覺得這是同一位吧www?都給B+)。都有針對敘事結構或合理性等問題提出批評,大致收束了這部作品的總體評價。
 
  拙者的話,如同文學大所謂的「歸邊」傾向,拙者之前曾提過,拙者本來認為「反覆人生中對世界的掌握與危機處理」這件事會是作品最重要的課題;而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深入王選背景、王國文化脈絡進而真正從根部排除危機,探尋魔女傳說的本意便是必須提及的情節。而如果在第三章還不現出這寶,那即便到動畫之後的故事也確有這些描述,也是時機過晚的、定調後的變調。然而事實上,在本故事中終究收限在戀愛戲劇的範疇,反而使自己選哪邊站或486「應該」選哪邊站的討論遠遠凌駕對背景的分析。但跟《黑骸》不同的是,《黑骸》以作風直截了當地宣示我就是披機人皮的青春劇,但《RE:0》必須要費功夫描述的背景(尤其奇幻很需要)卻被蓋過去了,令人覺得有些遺憾。
 
  另一個是關於銀毛跟藍毛二女,整個動畫的演出使得兩人各面對一些難堪的處境。EMT還好理解,就是為人詬病的空氣。空氣本身視情況,可能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問題,但EMT作為486(主要視點)的行動準則,卻很少聚焦在她身上,且有過去謎團是一回事,需不需要減少戲份以保持神秘則是另一回事,在這裡應該是可以鋪陳EMT與他人或486更多互動的。這使得EMT比較不像女主角,反而像是具有「觸覺回饋(互動)」的「寶物」,或又像是486的行動buff。所以16話ED稍飾EMT的孤獨生活小景,反而是極其亮眼且揪心的精彩演出。
 
  但RKT的問題就相當隱晦了。RKT的無私奉獻,尤其是經典18話告白後形塑一個這類作品少見,極為詭異(應該說很木月佐藤夫妻檔的風格?)的構圖:男人為了求取心上人,必須要犧牲另一個女人的愛情還必須要她無怨無悔地繼續付出。雖說RKT是自願,486也果斷拒絕了,但仍然難以脫出486利用RKT追求EMT的渣男敘事(大多數對486持負面意見的原因應該都出在這)。尤其本章中並沒有聚焦在RKT的內心世界,只有486觀點所見的聖女形貌,單就這點來看,對女性的想像與表現或許跟後宮類作品沒有太大差距,都是男性用來建立自信心的工具。
 
  當然,如果以上所有評價對您都不構成讓人在意的要素,那麼這部佳作絕對值得一看。全方面氣度冠絕,不僅作畫穩定、故事的拉拔引人入勝、演出錐心刺骨,若想挑選幾部年度佳片,那就不能錯過了。

《クロムクロ》
 
  呃,簡言之,就是《英雄時代》式結局的《地球隊長》?雖然並沒有落入尷尬的詭異收尾,但是還是留下不完全燃燒感啊……各種層面上都有點太飄過了。雖說最後兩集的大鞭確實大幅壓低了這種情緒,還增了點趣味。
 
  《黑骸》作為一部機人番必然是要受到批評的;如同前次總簡所說,整個反抗戰的描寫相當單薄。艾菲德啥鬼只依賴少數人力管控低等民族還可以理解,然而地球方的黑部研究所號為聯合國轄下重鎮機關,都已經跟外星勢力打起來了各國精銳軍都還不見蹤影,又不是說有利可圖,真是不知該說這是要諷刺還是單純地球人都是腦包(而且早有惡意還不硬幹居然留到最後才釋放)。而關於白羽父的解謎篇也有些單線條了(雖然拙者算是喜歡澤魯這個角色,靈活而不做作)。這種都只是飄過去飄過去的作法,也連帶使得角色看起來充滿傻氣,在該激烈的情緒表現與描寫上非常力不從心。譬如關於殺害的犯行,後半唯一有演出的僅由希奈血刃敵手那一小段,不過想想也是當然的,連這段都沒有就可以稱作劇本失誤了。
 
  那麼我們應該從什麼觀點來看?結果是,的確,還是從青春劇的面向切入才能比較接受這樣的安排,否則像傻蛋三人組的陪襯可以說幾乎沒有情節的實質推進力的。如果將其視為青春戲碼,就會出現幾個有趣的細節。首先是,雖然劍之介的成熟、轉變也是一環,但從最後以由希奈的觀點出發,可以想見這整個故事是由希奈的成長紀實。從一開始對未來態度散漫到能實際走出自己的路去追尋某人,這可以說是「青春之夢」的成果。
 
  對,拙者將其稱之為夢,可以說從初遇艾派到終戰,是一場夢。當然對角色來說是親臨在前的現實,但是這些平常根本不可能相遇的人事物、那些不平凡的經歷,歡笑與悲傷與迷惘,終串聯起每個人,從裹足不前的狀況中脫出來,找到真正想追求的理想。所有少年少女的行動與反抗戰,對螢幕前的觀眾來說就像一場華麗大夢。
 
  但最後兩集之所以趣味,就在於現實痛打了一大巴掌。若要一言以蔽之,這兩集大家在面對的東西叫作「清算」。清算,多麼具有政治意涵與算計的成熟詞彙,對於沉浸在青春之夢的少年少女來說是不可承受之重,到了這時才從夢中被打醒了。雖然大家都有預感別離與面對現實終會到來,所以想留下成果(想拍下電影),但這謀略作為甚而比什麼外星人的侵略來得更實際,俐落地清掉夢的餘韻。於是夢醒,在現實中人必須做選擇,就像由希奈一樣;做完選擇,人就成長了,目標就明確了,所以其實也不需要什麼第二季,自然也不用演到劍之介們的戰鬥或什麼生存大義,因為少女的成長才是本故事的心臟。
 
  另一個有趣的點是「大人們」的態度。在故事中常突兀地不斷聚焦在大人說「這些孩子」云云、提及自己對孩子們的責任,這一點是頗為少見的編寫。這些領在年輕人前頭的「大人」形象往往比主角群更顯著,有像癡情男老爸一樣作為孩子「背影」的人、有像所長這樣笨拙地關心孩子的母親、有幾位老師在適當時機提點道理、有大哥大姊教授、保護後輩。這些大人在來到的現實前作為夾在現實與孩子間的盾,替孩子們緩衝現實的磨抵。透過少年少女的視點來演繹的故事中,大人常以神秘、勢利、威壓、古僵的類反派形象出現,即便另有教導、包容等正面形象,卻也往往是不知其心的NPC。本作中大人的描寫卻一反其道地亦有大人的苦惱,又更加強了青春劇的底蘊。
 
  這種都飄過去的作風也可說是沒有戲劇性;沒有誇張的角色性格與台詞,也沒有誇張的恢弘演出。而沒有戲劇性,卻恰恰使得青春劇的框架突露出來了。就算是半瓶水,水也不錯喝。
 
  不過拙者還是想看二季啦,如果PA還有底力。劍:「由希奈抱歉我被公主臉睡走了」這種發展多棒,而且又合情合理。還有蘇菲也大太快,早知道就押黃毛丫頭了。
 
《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
 
  老弟:(゚△゚;)え?我到底看了啥……
 
  因為各處比如C洽討論很多,拙者就不插花,以這篇為出發來掃心得就好。有些大家不滿的,譬如其實這就是所謂「強者の遊び」(強者的遊戲,裝新手就對了)、譬如娼婦館有機關神之嫌、譬如鳥人的破格多少損壞了賊的趣味、譬如各種鋪陳不夠導致小公主根本像只是撿個入贅的回家,或像拙者認為整整一季的「序章感」很濃,拙者想這些都是可以想像的評論。
 
  不過拙者注意到的是劇本非常醒目且粗暴(這不是負面用詞)地將傳統武俠戲劇原生的「境界論」呈現出來。「境界論」是中國武俠最大的描寫特色之一,也是功力上下排比的最高端準則。在境界論作用發揮越多的戲劇中,形術的功用與描寫就越黯然;誰能參透越多道理,就自然能變得更上一層,且不同境界的強弱絕不可能翻轉。而呈現境界論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靠口說與處世態度,可以說武俠中的境界論是把思想論述的想像力、合理性、精確性、縝密程度、廣泛與深入,直接套用在體技武功上。你能「道破」敵人、說得比對方更有道理,你就能驅劍擊敗敵人。或簡單講,武俠談境界,往往文武一體,一分即敗。這跟透過實務演練一點一滴累積實力、修正動作與技巧、絞盡腦汁思索方法論的實戰技術類作品,尤其是運動作品嚴格說起來分屬兩造。雖然不是沒有例外(如主角有較多篇幅就可以搞),但境界論使角色比較難以像「人物」,而是像「框架」。
 
  劇本非常暴力地呈現這種作法,於是產生:
  傻無生:「我在江湖屌炸天!每個人都知道我名字。練得越強名聲越大。」
  (秒殺傻無生)黑閃閃:「蠢子,練劍就是潛心修,一直修、一直修、一直修,追求我大孤高境,才能立巔。」
  (秒殺黑閃閃)鳥人:「蠢子,真的練劍練下去就是去找去游無際太平洋,你知道馬里亞納比珠穆朗瑪高嗎?」
  (秒殺串場的末日螳螂)鬍子:「供啥洨?攏麥想尚好。」
 
  簡單講,這次第一季的劇本,其實就是境界論的完美演示,編劇確實精準掌握到這點;而境界論藉人物之口說理,倒也反映了虛淵心中對武學極致的想像。不過拙者畢竟不是境界論的信徒,而且獵魅的腿腿只舔了幾集耶。
 
  ※很巧地拙者這幾天才看完北野武版的《座頭市》(超爆幹王八有趣)。市雖然強得令人窒息,砍殺到就連觀眾都很絕望,但最終還是被落魄武士傷到。這跟黑閃最後反將鳥人一軍有異曲同工之妙。境界論的突破口拙者想正是本劇最有樂趣之處。
 
《ベルセルク》
 
  又要,等半年(躺)
 
  這次的生誕祭之章最可惜的部分大概是世界之卵(就蛋頭哥啦)的起祭動機,對沒看過黃金時代篇或不擅聯想的觀眾來說,可能有點搞不清楚到底這章節有什麼重要性。簡單講就是「蝕」的時候格里菲斯雖然重生但尚未獲得人世的身體;透過這次蛋頭哥犧牲自我(把自己當成霸王之卵,他吃進去的幼魔則是肉器),格里菲斯才有身體可用。世界眾人的鷹之夢,就是在預告他的降臨。哪這麼恰巧格斯也在當場?這或許就是老骨頭說的因果之流。(以上解說)
 
  關於這部少女漫畫的刻劃因為討論很多而且現在又很拖就暫時不談,不過還是幫動畫加點分(反正大家都扣分也不妨拙者補點血吧www)。在動畫的限制上,如同上次所說GEMBA刷粗動畫質感算是盡到心力了;而無獨有偶,關於鏡頭的魄力也趣巧地跟《在下坂本》面臨相同的問題(不過本作這問題不這麼大)。但3DCG動畫擅長的環繞感與便於鏡頭縮放的環境,也算不錯地讓格斯等人的大動作顯得更流暢強力。當然還有個好處就是角色不會崩,這個看《魔裝》那個先出現不知該作何反應的手繪大砲,接著出現很帥的3D兵器就知道了……
 
  是說力ちゃん駭人的誇張演技就算了,行成接這個角色接下來都是只有啊啊嗚嗚而已耶www
 
《ラブライブ! サンシャイン!!》
 
  據說這部的意見多偏向負面,呈現拉鋸。雖然力排眾議對拙者來說也是滿痛苦的(拙者也是隻羊啊),但拙者還是要說,拙者認為本次的sunshine比起無印更遠來得扎實有趣。尤其最後最有問題的兩話,拙者反而相當驚奇(不過不算驚喜啦,因為拙者對μ’s的退場機制不完全而詭異還是有點意見),這種險步是難得一見的。
 
  詳細就待到有朝一日,有足夠心力可以卯起趣心來聊的時候吧。
 
《あまんちゅ!》
 
  〈Million Clouds〉是拙者今年聽到現在作詞最令人感動、寫得最好的一首,沒有之一。能聽到這首歌拙者實在很想親自道謝。
 
  不知道是不是佐藤的主意,這次的改編非常流暢一體,可以說是將預定長期連載的步調改成適合動畫播放步調的教科書範例。感無量。
 
  那些林林雜雜的,就讓它們隨著上昇的泡泡而去吧。
 
 
 
 ~秋~

《社畜諸君の救いの手》
《月曜日のたわわ》
 
  有字幕組翻成「週一的碩果」。太強了……「たわわ」本意就是指樹果或稻穗「結了豐滿的實」而「彎出弧度」的樣子。不僅原本系列取名就是神下標,這一譯又是官能滿載,那個「果」字太強悍了、太音霸了,而「碩」字一個點睛,彷彿巨果眼前可採摘,跪下,拙者黃淚零落一身投地啊。豈不見聞谷崎之風采啊。
 
  雖然經過Y平台紛亂,但總之似乎是還可以看下去。談到作者,比村大概是當今最能掌握現代「魔性之女」這個形容的創作者了。魔性這個詞可以用來形容很多乍看之下頗為不同的人,譬如跟一般人理解的印象有所出入的蒼井優,或甚至大家很難想像的美輪明宏(這位先驅真的是現人神……)。這個詞用來統合了純真、溫和、智慧、堅強、毫不虛飾、但反覆多變、難以揣測、充滿謎團的天生性格;如果用《灰姑娘女孩》來形容,比起奏、美波、美優、文香等常被認為有一種「大人の色香」的人,芙蕾反而更具有這種性質(ゆかり則是魔性之種,Cu才是魔窟吧)。
 
  但是拙者認為之所以用在這些性格上,其背後的成因來自於對未知的「恐懼」與破除禁忌的「衝動」。《魔性之潮》中的潮正恰恰被描繪成難以知曉其內心想法,一方面無意間無防備地透露她的色相,不會抗拒男人,另一方面卻又能窺出對其感到無奈,行為自相矛盾,進而使人困惑,舉棋不定。她的純真天然(或許還有學生身分)構成了不可侵犯的禁忌,誘人體驗破除禁忌的快感,而侵犯後不知其內裡的神情則為侵犯者帶來恐懼。這種背德感,對,也就是你心中不知道怎麼處理的那份搔癢情緒,正是比村式魔性的精華所在。《たわわ》則在這個延長線上,只是魔性大幅減量了而已。
 
《魔法少女なんてもういいですから。 2》
 
  總之就繼續看。沒有吉祥物這麼難幹的吧www
 
《おくさまが生徒会長!+!》
 
  肉番擔當。可是拙者覺得JOJO……不對是安德雷……也不對路人男主,的態度很煩啊www,拙者付錢,可以不要裝矜持了嗎,可以上床了嗎。
 
《WWW.WORKING!!》
 
  雖然大家也是性格古怪,但在犬組的淫威下好像顯得不怎麼突出www
 
  總而言之就接著看。
 
《響け!ユーフォニアム 2》
 
  就繼續看,雖然拙者覺得看這個真的很累,而且沒有疲累的舒爽感……
 
  至於第一期的總回顧,鏡花水月大的文章非常值得一讀。
 
《けいおん!》
《ろんぐらいだぁす!》
 
  同樣都是跟風,同樣都是跟風啊各位哥哥!倪看看單車把機車壓在地上碾了又碾,碾了又碾的光景,可以讓人這樣的嗎!那能看嗎!能看嗎!
 
  各位真以為吉太→拜太(妓女)→蹦太是偶然嗎?傻啦?連老妹看到葵都先喊「啊這不是澪喔?」她不知道主角亞美還騎過機車(雙馬尾凜),而且澪的真身(日笠)之後還會出演哩!全部摻一起做撒尿牛丸喔?
 
  但就算這樣,跟風抄襲總比低級的跟風抄襲好啊。至少扎扎實實把騎單車遇到的問題都點出來(而且很多拙者還真的經歷過),這樣才有品格嘛。人事到位了,風景到位了,雖然沒有什麼趣味花招,但就是一個穩穩的,穩穩的啊。你如果都要看《爆音》,拙者建議你直接現場折片,另尋這個新歡。都要射拙者建議射好一點。
 
《すっぽんぽん少女まとい》
《装神少女まとい》
 
  丹翡妳怎麼變神了?
 
  就會脫光的魔法少女。也算是應了有點後設意義上的質量守恆定律,想想當初《少年格列佛》女主角變身會被打斷那衝擊還歷歷在目。
 
  拙者有點搞不懂為什麼現代非得要按「奈葉人物起手式」來個活潑天然女主+各種背負的酷酷女二。但總而言之,家庭關係的描寫應該就是重點了。
 
  還有有人在問為什麼不脫好再變?因為質量守恆啊,沒有穿變不了吧拙者猜。
 
《亜人 2nd Season》
 
  就接著看,但是這次OPED的選曲,岩浪師父你真的覺得這樣好嗎www
 
  同樣地,動畫版的方針依舊是「更具人性的演出」,所以調動了很多小細節。雖然拙者覺得有些調得沒太多意義,而且還失去一些魄力、畫面的味道。這或許實在是改編動畫的原罪吧。
 
  「クズが」「バカが」又再用了一次,果然是經典名言。雖然分鏡還是漫畫的漂亮。
 
《尻と乳》
《競女!!!!!!!!》
 
This is either the most awesome dumb anime ever made, or the dumbest awesome anime ever made.
 
So awesome!
 
So dumb!
 
  ……好啦認真說,直接把單行本前4集砍掉的確是個相當大膽的決定;光是入學考試就佔掉動畫3、4集的篇幅,實在不是短期決戰的步調。然而拙者看來大砍也並不是一個很英明的決定。
 
  一方面是前幾集鋪排了競女賽事與基礎法門、必須注意的要點等世界觀,不從這些開始觀眾應該會感到很突兀地被拉進競女世界中,搞不是很懂樂趣所在。這跟《咲-saki-》不一樣,麻將早是公認的競技所以可以,但競女可是全新的概念。而更重要的一點是對望人格特質的敘述悉數被砍,這使得望身為主角的特色與行為準則的變化很不明顯,反而紗耶香身為吐槽角卻恰如其分地扮演了穩重女二的地位。
 
  不過嘛,競女跟戰車道都給了我們啟示:只要具有比較性、可以系統化,任何東西都有機會成為競技,技巧就在萬事萬物之中。
 
《Magical Girl und Panzer》
《終末のイゼッタ》
 
  上半年有前輩大河內,下半年有晚輩吉野,一系同門,果真是波瀾壯闊的一年啊www!
 
  雖然看到戰車的瞬間有種在看《GuP》的錯覺(連運鏡都雷同),不過還是來看看伊澤塔。伊澤塔的定位讓拙者想到之前《純潔的瑪莉亞》中米迦勒要瑪莉亞謹守本份的告誡。瑪莉亞的本份是什麼?是「居處人世之外」,換言之就是不可以非自然的力量去干涉人世,但在本作中並沒有上帝。沒有任何阻力可以阻止伊澤塔,伊澤塔憑自己的心性毅然選擇用神力參與戰爭,這善的層面可以說是縱有神力也無法外逃人性選擇,但惡的層面卻可說是尚不能真正了解自己的力量在人世面前是多麼具有摧毀力,足以摧毀人對美德的矜持,誘惑他人追尋自己的力量。這個主題過去已經出現過很多次,應該這次也會朝描述這個困境的方向走吧。雖然拙者暗自期待這部只是講伊澤塔多無雙,這樣同門同年砸腳蔚為傳奇啊!
 
  說到二戰,近年已經很少有這麼露骨而充滿土味地描繪二戰戰場的劇本了,而且令人驚訝的是場景選的居然是列支敦斯登。雖然現實中列支敦斯登沒有受到戰火波及啦,而且劇中艾露史塔德是借了一點奧地利的國土,但二戰時奧地利舉雙手贊成跟德國合併啊……
 
  是說將本作與《無畏》當作魔法少女作品看待並不合宜,即使《強襲》《無畏》第一集還開宗明義用了魔法少女四個字。日常與非日常的劇烈轉換是魔法少女作品的核心,而一開始就處在紛亂背景的這幾部不適用這種描述。
 
《ブレイブウィッチーズ》
 
  總之就續看,雖然前作501的故事幾乎快忘光了……
 
  關於本作舞台502,總覺得相較於501在場景或人設上的吸引力,有點黯淡無光,很難說上鮮明。這或許也跟劇中氣氛有關。光因為自己的資質不足而深受苦惱,環境則有些不講理,這些都構組了一個較為灰色的世界觀(但是歷史設定跟世界現況的確變得清晰一點了)。這跟什麼很像呢?跟《灰姑娘女孩》以及《LoveLive Sunshine》一樣,都有個比較明亮歡樂而蔚為傳奇的前作,以及將諸角色的困境(尤其主角)內化為自身性質上有所不足的主題。
 
  而光的出身更強調了這點。芳佳確實幸運,很多人讚嘆其誇張的魔力,但不多人想到芳佳(動畫版的)本來並非志在魔女(而且她本來也不是軍屬),她的醫生志向同樣符合了保護眾人的信念。「擁有在前線戰鬥的力量」,雖然芳佳積極接受了這樣的定位,但對芳佳來說仍多少像是身外之物,她有更前方的目標等著,這個才是芳佳真正幸運之處:她不需要為自己的魔女資質患得患失。但光不同,光本來就是追尋著姐姐的腳步而來,「身為魔女的強大」正是她所追求的方向。也因為如此,光在面對自己能力不足時的挫折就極為顯著了。
 
  相較於得天獨厚、時機恰巧的前作主角,現在的續作主角多必須在偉大光芒下跨過自己的陰影,拼命找出不受前人影響的方向。但這過程是充滿荊棘的、苦痛更多的,氣氛苦悶也就必然而成。
 
  嘛就慢來吧。其實看得出來官方本來就打算要把這個企劃拉個十來年以上,否則以這個人氣要動畫一直播應該不是不行,但那麼多年前埋的宮藤博士之謎、人形異形的存在等到現在還是擱置。只要這些謎團不解開,也就永無止盡之日吧。
 
《フリップフラッパーズ》
 
  #3:賓漢4ni?不對拳四郎4ni?不對悟空4ni?不對小兔4ni?不對光美4ni?わけがわからん。何なのだ、これは!どうすればいいのだ?!

  但這麼具有2000年代前半實驗性動畫風味(尤其GAI臭濃烈),就如同《宇宙浪子》般,拙者整個人都活跳跳起來了。那些好像第一次看到這類作品的菜鳥可以去看看那個年代炸裂飛馳的創意嗎。不到最後說不分明究竟在演什麼,這才有樂趣啊!或許是因為公司新創,3Hz的的原生活力全都塞在這裡面了。
 
  另外這個是網友發現的:第二話婭婭卡抓住了可可娜的左手;而這麼巧,奶奶在第三話C part也意味深長地拍了她的「左手」。拙者則注意到帕皮卡討厭藥味的一節;與此相對的,則是敵手魔女教,啊不對長帽子的傢伙,口中所念的「阿斯克勒庇俄斯」,希臘神話中的醫神(而且他們教壇上那根彷彿蛇杖,只是混合了單蛇杖跟赫密斯的雙蛇杖,嘛反正赫密斯也常被搞錯兼差醫藥神就是)。再來就是變身後的髮色交換,也頗是有鬼的呈現。
 
  而最關鍵的則可能是ED的插圖「漢賽爾與葛麗特」──也就是眾所皆知的「糖果屋」──所表現的暗喻。像是螳螂與兩隻蝸牛總覺得有點婭婭卡們的影子……而且看押山的繪圖裡好像還有個雙馬尾的小朋友,該不會是變色龍?又其中由於老巫婆的形象在這個作品裡只有一個人,所以難不成……?總之這還有得看呢。就算只看作畫,也值。
 
  是說比起有點錯置的OP,ED濃濃的伊藤風實在,實在,實在太有FU了。寫這種曲子是要搞死歌手嗎www
 
《ユーリ!!! on ICE》
 
  新一你怎麼跑來溜冰了?米奇哩?
 
  賣BL賣得這麼露骨反而讓人覺得清爽自然啊……但不論如何,太驚人了,這麼爽快扎實做「人的動作」「注視的運鏡」的動畫已可說夫復何求。自然中帶有些許異質美感的對話傳接(主要都是維克多的錯)頗有文藝劇的舒適感。當然OPED更是sense的團塊,尤其ED很自然地用到Instagram的呈現更讓整部作品充滿濃厚寫實味道,猶留有時尚感的妖豔。
 
  值得留意的點是,相較泰半的運動.競技類作品多從初學視點來展開故事,這部卻是一開始就從職業選手的視點切入。所以除了專門用語與技巧是理所當然的常識之外,更重要的是看待主角勇利時必須謹記他是一個早就經歷過青春時代苦惱與青澀挫折、或不成熟、或尚未做好覺悟的「專家」,是個早就登上世界舞台的大師。這表現在他在面對喜歡的女性時成熟的情緒表現(拙者看第一話這段時起雞皮疙瘩停不下來),或是雖然失落卻能很快自己振作、自己找到方向的心境,這是職人的基礎,並非劇情的轉折過快。
 
  所以當然,他面對將會是職業選手的困境。技術難以有所突破、激烈的競爭、未來的職業方向等等,雖然觀眾可能會有種不是很懂的錯愕感,但卻是一大片新人入門故事中相當趣味的紅一點。
 
  考量到動畫的企劃時間點,大概就是羽生奪下冬奧花滑冠軍等多項榮譽戰績,廣為人知的時候(羽生真是怪物啊……)。由於近幾年日本表現優異,讓動畫更有即時感。
 
  至於,如果想看評價或感想的話,基本可以忽視日本人。因為難得腐氣沖天的題材可以引起廣泛話題性,日本網域這種性別議題未開化地區的網民能說出什麼好聽話呢?拙者要說,這部可能就會是本季的霸權之一。
 
《舟を編む》
 
  穩了。
 
  對拙者這類出身的人來說,辭典是令人尊敬的存在,或許也只有我們會這麼勤奮地去辨明辭典的趣味。雖然現代網路辭典很方便,但還是需要多多查詢,畢竟不論是本國語典還是雙語典,越精緻巧幹的就越是沉穩,安放在樸素的外封之下。想一次套出所有資訊就要去找出這些大部頭,可是麻煩多了。想輕巧地獲得必要釋義,就要靠使用者的敏銳度選用。
 
  辭典有如渡海之舟的想像,著實深掘拙者的心。最有趣的是,人們借以為傳達心意的舟船,竟是由不太懂得人際溝通的默口男編織。拙者想,細膩就藏在其中。
 
  不論是演出還是氛圍,都細緻、舒服得無以復加。noitaminA偶發那特有的選編品味,那種穩重的、成熟的、不用噱頭不誇張的、具高度實寫的感覺,今年就投射在本作上了。
 
  然後松田龍平還是有點太強,太符合這個角色了,櫻井的聲音過於磁性反而壓過了馬締的個性。然後幾個小點,每話OP的床頭辭典都不一樣;早雲莊真有其地,所以電影版跟動畫版的房子長得一模一樣。還有譬如「空気を読む」這種現代人理所當然在用的片語,劇中馬締之所以要復頌一次,是因為背景大概在今天的二十年前。
 
  海洋一直在變化,所以船舟也要順應其勢。但海洋仍是海洋,船舟也一直都是船舟,未曾變過。
 
 ==========
 
  又到了隔季觀望的時間。拙者今年年初秋番總簡說的《亞人醬》果然來了,拙者可以自命鐵口直斷了嗎www?那這樣巴托巴托,《迷宮飯》跟《狂賭之淵》也該來了吧?好吧,拙者最近覺得《ちおちゃんの通学路》也頗有潛力,因為實在太蠢太可愛了www正好可以填補笑料番空窗期。還有一部就是《小魔女學園》。非常值得一見,可以上Netflix看看兩集OVA。
 


  然後哩,呃,記得之前有人問過,可能之後也有人問起,所以拙者厚臉皮地稍談一下。基本上,沒興趣你不妨跳過。
 
  「業界談」作品,或形容廣泛一點的「職業談」作品,拙者認為有三個層次。由於公眾對某職業的環境不熟,所以透過創作設定角色來揭開其運作機制的,稱為「揭露」;而每個業界都必然有其秘辛與弊端,對這些弊端直言不諱、揭開醜陋面紗的,稱為「揭弊」。最後作為其中一員,當然有自己的想法,可能也會產生改進動力,這就自然引導至具有俯瞰視點的紀實研究,並提出改善意見,稱為「評價」。由於現實中業界人士有時候會遭遇既得利益者、掌權者的莫大阻力,這會進而產生第3.5層的「控訴」描寫。
 
  「評價」層次的作品因為諸多現實因素譬如壓力或所需知識量,理當難以寫成,即使寫成也比較會因為作者怨懟顯露而使故事比較不好看(所以山崎豐子才恐怖啊),或必須將作風確定在社會派這種具有一定政治意圖的形式上,因此大多數的業界談,也就自然停留在揭露與揭弊的層次。而在這之中,拙者遠喜歡揭露大於揭弊。為什麼?揭弊一聽就比較好啊?
 
  那是因為,揭弊型的作品可能會走向兩種結尾,一種是淪為單純為嘲諷而生。這種作品會大量運用反向操作或諷刺語詞來刺激業界,然而在沒有論理支持的情況下,嘲諷聽起來只像敗犬之嚎,更只有噱頭之嫌。這跟時事針砭的趣味嘲諷不完全一樣,因為這砲轟下去,燒到的常常是同樣為業界打拼但苦無起色的業界人。最應該同站一陣線的人卻反過來燒自己當作賣點,拙者想這有失倫理。
 
  另一種可能是本來應該用來抨擊體制弊端或研擬改善策略的力道,最後卻轉嫁成業界人還是要努力靠熱情撐下去的精神論。在台灣這種論點俯拾皆是,大家都撿到手殘了,但當其轉成創作形式為何就可以接受了呢?這兩種結論都缺少具建設性的觀點,使業界處境愈加險峻,與其如此創作者直接以真身出來嘲諷、與公眾討論,或許觀眾、讀者才更能了解業界艱難困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