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雲の線 下には 注げ光 溢れる大地
  • 209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四屆御宅研討會隨記

(一)場次簡記

  與大仔討論過後,雖然另一邊的題目看來也有趣,不過仍忍痛割愛,將這次行程全都壓在國際會議廳的ACEG場次上。

  關於論文文本評判,我得聲明的是,我不會寫論文。所以結構的連貫性、語詞釋義與界定、題目的範圍準確度等,屬於論文撰寫的問題,我並沒有足夠敏銳的觸角可以感知。另一方面,與第一屆時明顯不同的討論方向,也令我難以適從、難以集中注意力。不過可以注意到,所有論文能粗淺地分成針對創作文本論述的類型,以及並非如此的類型。

  其中如A3林老師這樣,觀察到的是電玩文化與表現如何影響、互構現實中的玩家身分與體制發展,或是E2邱老師所提案的非人伴侶在未來的想像光景。這些不針對文本論述的題目除了具有前瞻性之外,另一點便是聽講者不須了解特定文本,只須要對背景有一定知識,輔以想像便可吸收發表人想表達的核心。在某種程度上比較能喚起互動;畢竟談到了我們可以想像甚至觸碰、參與的層次,不論對研究者或對與會者來說,自然顯得生動多了。MEC如是,伴侶想像如是。

  而在這次的國際廳場次中比較可惜的是,多數,尤其是特以拆解文本為主軸的論文,似乎都比較難以看見強有力的結論,少了拆解文本的快感。雖然這也與發表人有關,但我不再講這個。

===以下要當作酸民心得也無妨,總之開噴===

(二)當魯蛇,很容易?

  這句活動標語令我火冒三丈。可惜了意境與美麗兼具的COS照。

  為了襯托後面那句作宅男不容易,隨便拉個流行的族群名稱。看起來很帥,幫所有與會者都加上了一條想像中的荊棘道路,但這背後的思維盡顯輕率與菁英主義論調。如果在時裝會場高掛「當阿宅,很容易;作潮男,不容易」布條,眾人作何感想?為了高抬潮男的美學,輕易地使用了在扮裝刻板印象上給人隨便、雜亂之感的阿宅一語,於是潮男的荊棘道路出來了,而阿宅則是隨便的,不美的,甚至是頹廢的了。然後阿宅就變成砲灰了。

  魯蛇現在多用來自嘲處境不遂的人生狀況,然而真如不斷老調重彈、反覆高喊的「後果自負」嗎?面臨薪資環境低劣、貧富差距、「好條件者」的競爭壓力、社會上層者的嘲諷等,卻仍得忍氣吞聲,只好自娛娛人,而被接受以恰到好處的重量用來表達無奈、不甘的魯蛇一語,是一個可被指稱為「想當就當」的積極身分嗎

  而即使如願當上魯蛇,生活就容易了?再怎麼限縮影響,家族的鄙視、朋友的遠離、不可能到來的緣分、經濟的困苦、連帶全盤的失落,這些是常人能夠輕易忍受的嗎?

  在容易與否的向度上打壓了魯蛇,昇華了阿宅的格調。按岡田斗司夫所描述的,那些所謂第二世代御宅的王朝在此復辟了,阿宅是偉大的、是前端的,不夠宅是因為你落後、你不夠努力。會當魯蛇就是你不夠宅,不夠宅是因為你落後、你不夠努力,所以你輕鬆墮落魯蛇,我披荊斬棘當了阿宅。對照原先魯蛇起源於勝利組對失敗者的指責,實讓人唏噓。

  御宅在日台都面臨過毫無道理的冒犯與輕蔑,理當在次文化中最可能具有同理心與反抗精神。而在一個致力於去汙名、認真看待這個文化的場合,卻草率發語,教人如何不質疑其原先同位同樂的理念?

  梁老師在會後報告裡提到的「中研院院士與餐廳服務生在這裡聊著相同話題」這個插曲,似乎也暗藏了某種上下構圖;即使可能本意只是不相關的兩職業同時出現在研討會這個場合。我只覺得,我這種飛特魯蛇,認識多少來自四面八方各行各業的人,其中都不乏功成名就者,集在一起,也一樣可以聊同樣的話題。這不過單純話題投機。如果這還是一種稀事,那也頗令人哀傷的。

(三)輕學術

  長年待在學術界,對學術有深厚造詣的兔子在留言中有精闢提點:「傻傻搞不清楚這動漫研討會究竟是同好會,還是標準研討會。」

  輕學術的概念發想理當是和善且活潑的,近如科普作品,主旨在於激起大眾對學術的關心,將學術的研究辦法與推導過程推廣給來自各領域的人,並也藉此傳達自己的研究成果。我想像中的輕學術場域,雖具備了一定程度的嚴謹與探討深度,但並非拘泥在詞語定義、邏輯連貫等形式問題,重點在於激盪出什麼樣的回應;發表人拋出的主題,帶給大家對動漫什麼樣的想像?提供了多少觀點與角度?甚至怎麼改變我們看待某文本、某現象的態度?這個部分才應該是關鍵的,但結果我們都看到什麼?

  在這互動模式中的key person,就是如何引導與會者進入這個情境的主辦單位及與談人。但這次的研討會中太多與談人立於高點,以指導的立場教訓、審核發表人的論文,針對論文形式攻擊有加;即使發表人談吐或是文本有疏失,點出即可。幾個與談人竟不如台下同好只須一句「啊限縮範圍就解決了」來得一針見血又兼實際辦法,還侃侃而談「毒舌」。如果真要如此嚴謹,對論文應該只有客觀指正,而不帶事先預設的回應態度,居然還談到毒舌?以前指導老師曾告訴我們,這個叫作下流。

  那廢話,大家覺得與談人比較專業也是理所當然的。不闡述自己的成果,站高姿態批評人遠比建構一個系統來得簡單而有效果,我們自己有在發表動漫評論的都深知這一點。評論家之所以受人景仰是因為他們也在建立一個評論系統,而非殺傷對方要害後就拍拍屁股走人。

  主辦單位不斷強調輕學術,嘗試要廣納百川,架構一個所有人都能同樂的場景,但在把滿懷熱情、花費心血在論文上的各領域人士騙來發表後,再用傳統研討會的作法把人家打到體無完膚。我問,誰快樂了?這有趣嗎?大家都愛陰謀論,那不妨設想:所謂精選論文是有意安排給人打擊的,不僅增加與談人名氣,也讓人深感「喔喔原來動漫也可以很嚴肅很高尚」,簡直一石二鳥。

  簡直就是中共的百家爭鳴。

  因此,原先立意良好的輕學術變成了小丑,既不被認可也屈居評論弱勢,那還要輕學術做什麼?反而還讓輕學術予人不入流之感,因為格式做不對、因為不符與談人標準。若主辦單位和與談人之間沒有對於輕學術的共識,豈不只是各自為政,旁人如何適從。

  想要辦到嚴謹正式,卻向不見得接受過長期研究訓練的各方邀稿;想要以輕為重,以推廣、普及、親近感為方向,卻還糾結瑣事,意圖表現我強。究竟誰獲得什麼益?姑且圓了,但滿了嗎?於是一場大觀園式的盛典零落,包含主辦方在內卻大讚感動,未免太自我感覺良好。

(四)關於論文主題

  這個,則能用大仔一句話囊括:「不是什麼東西都要跟心理學或是哲學、語言學扯上邊,不然乾脆舉辦『從動漫中發現榮格、康德和索緒爾』的研討會就好了」

  接下來的說法並沒經過辯證,但姑且反映了在閱覽論文時的直覺情緒。統合這次的論文,給我某種「來源領域單調而相隔甚遠,主題太過御宅」的想法。

  單調指的是,針對文本,不外乎文學式的拆解、哲學探討;觀察現象,則從社會研究起手。這些雖然都很有趣,但卻不見語言學式的字句爬梳、產業發展報告、來自藝術家觀點的畫風演變等也應該有趣的主題。這使得應該是各研究領域基底的田野調查反而顯得亮眼。確實也有場次D那樣以程式與圖像話題展開的論文,然而在輕學術失腳的現況下,在一場研討會中塞入知識領域差異過大的多種論文,若與會者並非全才,這樣的研討會提供的多樣性與助益也應該不如想像中好;即使強調與會者可以自行選擇想聽的主題,但至此標榜的多元面向,也就失去意義了。

  太過御宅,聽來玄奇,但想表達的是,不斷執著於御宅,但御宅的可能性,是可能被御宅兩字範圈的嗎?似乎不論做什麼,都要跟(一種典型想像的)御宅沾上邊,最好是宅到各種用梗、各種作品陳列。然而御宅族的奮起與其圈子的建構,應該是真實跨領域的、不容易被定義的。如富野光頭說,當做動畫的人都只知道動畫了,那動畫就再也沒有活力了。那麼,當御宅太過御宅、汲汲營營於御宅,御宅還能激發出生命力嗎?我是有疑問的。

  以第三者立場去要求寫作論文者該寫什麼是強人所難了,不過仍可以這麼建議(如果以後還是掛輕學術之名的話):東浩紀第一屆時談到的方向還歷歷在目,夾於現實與文本間的虛構空間、後311時代的意識形態交涉,都應該還是未解的廣大空間。那麼對比台灣,又有什麼脈絡可供追跡、比較?除此之外,當然因著各人所學,廣泛從法律、財經、外文形式、機械、生物、生活想像等百科領域來研究,又有何不可呢?也別限縮在御宅之中,可以談Sexaroid、可以談航太想像、可以談二三次元偶像的形象互涉,不都有趣嗎?

  主辦單位若堅持輕學術路線,那麼就更該歡迎稀奇古怪的各種研究。若只想批外皮,那明確標示、設定論文範疇,或錯開行程,我想也是需要的。

  在第一屆時我曾認為御宅學術研討會可以是個火種,壯大御宅相關研究。然而現在我更傾向帶著自己的宅,闖進所有高高在上的研究場合。比起關起來大家聊宅,這樣更顯強勢。當初日本的阿宅們即如此闖過險阻,我們應該也可以。

==========

(五)雜感

  遠征新竹未做好準備,身體從下壞到上。

  左腳拇趾起大水泡(穿錯鞋子)
  雙腳腳踝半死(穿錯鞋子)
  雙腿小腿徹底崩壞(為了配合穿錯鞋子的痛楚的怪走路姿勢所害,右小腿八成筋膜炎)
  左膝擦傷(被石階絆倒)
  該邊中破(怕熱噴汗體質)
  左拇指劇痛(出發前拗到未理會)

  成果:研討會收穫<<<<<與三五好友吃頓飯

  還有《ダンジョン飯》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