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下の国

關於部落格
雲の線 下には 注げ光 溢れる大地
  • 2075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新聞雜談】萬字推特/大洗的故鄉稅

【百四十文字到萬字文】


  自從去年十月就有消息說推特想廢止140字的字數限制,而這幾天媒體的小道消息是,有可能從140字增加到1萬字。不過對於這項決定,有相當多的推特民表示不滿。也是,原先推特的特色就建立在精簡的文字風格上,試圖養成人們隨時隨地想到就講幾句話的習慣。把一個行動日記簿變成可以發表大論的部落格,必然動搖推特原有的生態;其中最先受到衝擊的,就頗有可能是利用推特進行宣傳的商家行號。雖然目前暫定在版面上依然只顯示140字,剩下內容要點開來看,不過這其實與臉書大同小異。對推特民來說,可能某種具有文化意涵的東西,才是值得關注的。

  不過這裡想講的跟推特的關係少一些,拙者想提到另一個點。雖然也只是「我的觀察啦」的程度。

  台灣現今活潑的網路政治氛圍,臉書的推波助瀾必定是一大因素。臉書上的資訊流動相當快速,除了你自己追蹤的人之外,還會出現很多因為有關聯性而被排進來版面的內容;此外從近到遠的人際動態都可以接觸,社團、專頁等功能可作以各種用途。在這些條件下,臉書在台灣(其他國家就有賴旅外人士的經驗)真正做出與其他社群網站區隔的,是臉書使用者所建立的大量分享與評論的習慣。基於立論渴望而引用外部資訊,並進行完整的評論,接著讀者可以就評論進行論述完整的反饋,從而帶出交流。而外部網站亦看準臉書的交流與宣傳機制,反過來把資訊放上臉書。這一整套模式,使臉書成為一個巨大的公共議論場域,不僅可以看見快速多元的評論,還能即時與來自各種立場的人交互辯駁,提供他者多層次的思路體驗。而這些,得在能好好把話講完整的情況下才能做到。

  現在日本的網路上,雖然還是可見各種發自權威個人的深度評論,但卻不容易見到具備足夠廣度與深度,由多方參與的公共議題探討。拙者始終認為,網路時代裡要使公共議題擁有可成一個體系的論述量,單一個人的意見不論多麼有質地都是不夠的,必須仰賴來自各種立場,思維各有不同的眾多參與者發言,論述才能完善、成熟。

  推特同樣是資訊的集散地,卻因為字數限制,導致使用者多半只將其作為生活動態的發表處,或只是外部連結的入口,難以多費心思闡述自己的想法。就算回覆也還是只有140字,至多只能酸句話或表示贊同,然後對話就結束了。而這最終可能就養成了短文的習慣。

  另一個可說與其相輔相成的是網路右翼(ネット右翼、ネトウヨ)的興盛。這些網路時代到來後對長期反思史觀與社會運動感到厭煩而興起的網路右翼,不僅承繼了日本右翼原本的保守傾向,在徹底的匿名風氣中,也培養了一整套極端而僵化、拒絕對話、完全排外(尤其中韓,有時候包含台灣)、反智反資訊反媒體的思維與話術。對於諸多必須仰賴對話與龐大資料的議題,這種網路保守勢力可以輕易地以幾句辱罵與歧視言論簡單帶過,還能進而證明自己的優越性。一個短文化的環境,可以說是網右最佳的苗床。

(幾百年沒看書了,面目超可憎,想來補充一下精神膠原蛋白)

  這股勢力逐漸浮出檯面,不僅開始影響實質選舉(如14年都知事選舉的田母神俊雄),也在日本現今回傾右翼的氛圍中,成了最偏激的前線打手。網右更深層的影響是在其各種惡毒中傷下,誘發了反對方也以同樣激烈而反智的話語進行報復,終感染了所有網路使用者發言的習慣;即便是沒有字數限制的社群,言論似乎也都漸漸變得激烈而過於簡化國家、人權等問題。

  要說有什麼明顯表徵,比起近來因為「過度政治正確」而引發許多爭議的歐美國家,日本的網路儼然是個古樸的桃花源,充滿著各種歧視女性、同性戀、外國人、沖繩(?)等政治超級不正確的言論,而你還不能長篇大論來直接開幹。要不出書,要不先寫在部落格再貼回去,而你的對手早就嘲諷到翹腳等得不耐煩跑了。

  慣用推特的日本網路在現今的公共議題探討上早已落後其他國家一大截。推特若放寬字數上限,在討論事情上有沒有可能帶來全新的發展呢?著實值得注目。



【ガルパンはいいぞ】


  看不到電影讓拙者有點憂鬱。

  從11月下旬上映以來票房已經超過8億了;當然,在動畫電影的領域裡不是什麼很了不起的數字。但是如果想想,這部在題材與取向上,既不是國民向、大眾向(如少年漫畫電影),也不是瞄準廣大動畫迷(如《小圓》等),也不具有一定程度偶像元素(如《LL》或《輕音》),而就是做給運動系軍武宅看的動畫來說,8億是個滿有收穫的數字。

  這份人氣也深刻影響了故事內背景的大洗町。大洗町是茨城縣海邊的一個小城鎮,11年雖受震災波及而一時衰落,卻因為《GuP》的聖地巡禮效應賺了相當多的觀光財,整個城鎮一口氣活絡起來。這次新聞裡說的「故鄉稅」,也是日本各地地區振興政策的一環。

  什麼是「故鄉稅(ふるさと納税)」?這是安倍在08年推行的政策,簡單講就是,捐款給任意地方自治體(其實不是自己故鄉也可以),捐的金額超過2000日圓的部分可以用來抵兩成住民稅,還可以指定稅金的用途(這是日本目前唯一可以指定用途的稅金)。不過大受青睞的地方其實是,可以拿到自治體送來的特產。有些地方會送來平時不容易買或昂貴的特產,可謂好處多多。

  大洗2014年度的故鄉稅收入是763萬(在《GuP》播映前不過兩百萬出頭),這比旁邊茨城最大的水戶市還多出兩百萬;而且水戶市還是縣政府所在地,人口27萬,大洗才1萬7千人,附近十萬人以上的大城市都未能超過大洗的收入。但在12月,大洗決定在地方特產內加入《GuP》的相關禮品後,就出現了不可思議的數字。

  1億6千萬,這才只是12月一個月的收入,是將近14年度的21倍!2013年度的全國故鄉稅收也才140億,若15年差別不大就表示大洗一個小小城鎮只靠一個月的實績,就衝上全國百分之一的稅收。雖然這跟一些有名的特產地區如長崎平戶(14年度稅收14.6億)或北海道上士幌町(9.7億)比起來尚算小額,但大洗原先既不是熱門觀光地區,也沒有很誘人的特產(上士幌町是各種高級和牛啊!),這幾年幾乎僅仰賴《GuP》的人氣。在全國眾多聖地裡,大洗論地方與動畫的緊密合作,他處難出其右。

(老實講ガルパン相關產品沒有出什麼東西耶www)

  大洗如此成功,當然一方面歸功整個企畫的努力,優秀的動畫絕對是一大因素;而另一方面,則要歸功大洗町對企畫的全面配合。除了一般聖地強調熱門景點等觀光事業外,大洗町內每年的例行活動也非常積極地加入《GuP》的要素,諸如聲優與製作人的座談會、戰車或自衛艦展示,或是町內公共痛車、車票、商家看板,甚至到選舉的投票呼籲(據說茨城縣其他地方對這種宣傳方式頗感困惑,但在大洗卻老神在在),隨處可見《GuP》角色。對大洗來說,這不只是部動畫,而已經逐漸成為城鎮的原生特色。

  不過拙者覺得真正關鍵的,可能是大洗住民開放且和善的態度。

  在《GuP》目前的廣播節目《ウサギさんチーム、訓練中!》裡曾有個聽眾去信說,因為喜歡這部作品,而且在遊覽大洗時覺得這裡民情溫暖,相當適合居住,所以就找好工作,乾脆搬到大洗去了,這是以往的聖地經營很少出現的例子。聖地不單只是作為觀光地區,讓遊客朝聖完了就走,而是扎實地經營在地,傳達喜愛鄉土、歡迎來客的熱情與活力,才能真正留住外者的心,讓這些參與活動的人擁有一體感,給了外地人一個心靈歸宿。對於面臨迫切人口荒的日本鄉村來說,先打造好宜居的環境,善待住民、重視外人與新概念,而不單只是急忙求取一時熱烈,可能才是最妥善且長遠的經營之道。

  從殘破的受災城鎮到如今擁有豐獲的成果,大洗町已成為創作與地方合作的典範。與此對照,最近的美濃加茂撤去海報、三重志摩打自己形象人物一巴掌還開除,就只感到唏噓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