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雲の線 下には 注げ光 溢れる大地
  • 209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天道萬生-《大神》

  但是更容易吸引人的,則不得不談那種水墨筆法的畫面呈現。我們順著主人公天照奔跑時燦開的花叢,看到綠意大地色彩斑爛的一片生機、大風吹起時紛飛的花瓣、登高望遠的天地景致、或沿岸蔚藍海洋、或冰雪風霜山谷、或充滿活力的街道市鎮、以及空想異域。在冒險中逐漸取回生意盎然的美麗世界,這正是《大神》一 作最讓人欲罷不能之處。

  在這個遊戲中,所有的故事與要素、甚至是遊戲面的設計,全都指向一個主題。而這個主題散落表現在一些小地方上面,在這裡也能列舉幾個。



(1)混雑した時代感:旅で会った人々

  若在遊玩時不籠統地只將其世界觀認作是「日本風」的話,便會感覺怪異。雖在遊戲開始時見諸人物都有著神話時代的諸神英雄名號,但隨旅程進行,逐漸會遇見日本各個不同時代的人物,其文化風貌大異其趣,很難一統說「這就是XX時代!」或「這就是以XX風為中心所改編的遊戲!」。

  在故事中出現的大都市「西安京」或許是一個很好的表現。在初到西安京時,西安京的領袖實質上有三個人,分別是身為女王的卑彌呼(ヒミコ)、代理女王攝政的葛御(ツヅラオ)、政治領袖寶帝(たからのみかど)。

  卑彌呼不難想像,其原型被記載於3世紀後半的魏志中。卑彌呼統邪馬台國當時的日本適逢彌生時代後期,各小國彼此征伐,也是日本文明急遽發展的時代。其後接著現在日本可考察最早的統一政權「大和王權」的古墳時代,並從此逐漸奠立、成形為國家。而日本本土信仰:神道,也隨著這一系列歷史發展逐漸深植人心,卑彌呼巫女的身分不僅象徵早期神道信仰的源頭,也證明國家仍在靈媒為王的古老神權政治體系。從西安京的格局為前方後圓(古墳時代的墓穴特徵)來看確實有著強烈的古日本與神道色彩。

  葛御則不同,是佛教的代表人物。佛教傳入日本約莫於6世紀中,一開始隨著氏族之間的爭鬥而受到傳教的阻礙,並且因為當時的日本人無法理解佛教的性質而只將佛當成普通的日本神祇。可是漸漸了解到神道與佛教不同的日本人開始建立神宮寺(有佛堂的神社),這時候開始才真正讓佛教原本的信仰意義進入本土。在神道為中心的政治體制中葛御這樣的尼僧竟成為了攝政,可以想見這也是佛教進入與神道的融合期,8世紀之後的事情了。


  另一方面,寶帝則象徵天皇政治。天皇中心的中央集權政治及天皇名號進入安定時期也是8世紀一開始頒布的「大寶律令」後,那麼最少也是8世紀後了。可是若考慮到西安京中還有偌大的庶民街,那麼就不太符合當時的京城;早期京城是貴族的居住地,因此便只有可能是8世紀末的平安京了。

  但至此尚且不足,時代仍繼續前進。在西安京中有著冠安倍名號的陰陽師(アベノ),安倍晴明乃平安中期人物;也有釣魚的弁慶(ベンケイ),活躍於平安末期的武將。貴族街的小女孩阿國(お国)則是安土桃山時代的歌舞伎始祖。

  走出西安京,在神州平原上的「玉屋」是江戶時代的煙火商號;一寸(イッスン)的講話口吻是江戶城下町民的風格;在草薙村(クサナギ村)的伏姬(フセ姫)與八隻狗,則來自江戶末期日本最長篇的小說《南總里見八犬傳》。如此一來,一口氣到了明治維新前的醞釀期;被視為日本文化孕育母體一環的阿伊努(アイヌ)文化,更成為遊戲最後的舞台,同時也是零零總總事物的開端與結束。

  從古貫今,在本作中出場的多數人物都來自日本各個不同時代的人們或各個不同時代的戲作、傳說中。除了趣味與玩心之外,或許是因還有件事情值得從遠昔之時到今日,能讓我們去感念,且仍流淌在人們的血液中,才使這麼多古怪有趣的人物登場於這個世界。

(2)箱舟というものの多義解釈

  在故事最後出現的方舟一物給了以日本古風為設計方向的《大神》世界帶來相當程度的奇異感,「為什麼這種東西會出現在這啊」抱有這種疑問的人必然很多。雖然也有一說,認為「方舟傳說」與日本各地的傳統祭典「山車(だし)」(最有名的應該就是京都祇園祭中的山車)有密切相關,製作組參考了這類說法也說不定。

  然而想想就會發現,在《舊約聖經》中記載的方舟故事與作中傳承於世的「方舟大和(箱舟ヤマト)」傳說帶給人截然不同的印象。諾亞方舟最後的結果是諾亞帶領著動物越過洪災,在洗刷過的嶄新世界中安居,為這個新世界帶來新生命。

  「方舟大和」則不同,方舟大和運載天神族人躲過八岐大蛇的侵攻,天神族卻沒有察覺其中早已躲藏大批妖魔,因而被屠殺殆盡。失控的方舟大和落在冰天雪地的凱姆伊(カムイ)的湖中,並釋放妖魔到人間,從此方舟大和所在的湖泊被稱作是惡魔湧出之湖,而被敬畏著。與原本的方舟傳說意涵完全相反,這裡的方舟是為世間帶來恐怖與死亡的存在。


  當然,方舟傳說中所提及的彩虹在此一橋段也被用上了。原本彩虹具有「神存在的象徵」這一意涵,可是在阿伊努民俗中,彩虹則是不祥的徵兆,也更加深化「諾亞方舟」與「方舟大和」的對立關係。

  再進一步推敲方舟的由來是比天神族更高一階的「月之民」所製造的,則問題將會變成我們可能得探求月之民的本質,以及他們的意圖究竟是甚麼吧。但無論如何,方舟是由月之民轉交給天神族的;考量到月之民於方舟上或許放的是名為「可能性」的東西,並事實上地移交給推測具引導世間能力的天神族人,這看來卻又具有原始方舟帶來新世界的意象,甚而可能參雜了星外起源論的觀點。

  主人公天照身為萬物生機的代表,則勢必要與象徵死亡之物一決雌雄,那麼會在為世界帶來死氣(毋寧說無機質)的方舟上展開最終決戰也是必然的了;而這一大段冒險的最後所到達的結局,是找到黑暗根源,卻也同時找回天照牠真正的模樣,具有引領我們回溯過去之感。

  最後重新啟航的方舟,則真正意義上與原始方舟重合,為目的地高天原(タカマガハラ)帶來全新的氣息與生命。

  若無方舟,則《大神》的世界將有可能不曾出現真正的光明。我們回顧過去究竟會觀察到甚麼東西?

(3)たぶん意味的に最も重要な脇役:サザンカ、ツバキ姉妹

  サザンカ漢字寫作「山茶花」,中文稱作「茶梅」;ツバキ漢字則寫作「椿」,中文反而稱作「山茶花」,也算是滿有趣的。

  在《大神》裡,山茶花這對姊妹是最早遇到的NPC之一。她們似乎是為了跟隨先祖們的腳步,去探訪先祖們親手種下的塞之芽(塞の芽),而來到神木村。但是姊姊山茶花與妹妹椿眼中所能見到的並不同。保有童真的椿能看到穿過鳥居後的神之領域、能看到天照身上的隈取,但姊姊就跟一般人一樣看不到,而且對於怪力亂神的事情一概否定。

  即便在神木村見識神蹟,姐姐對於神靈的存在還是持保留態度。到了西安京後,跟妹妹吵架時還要求妹妹除非能讓她親眼見識不可能的事就在眼前發生,那她才願意相信。

  在這個國度中的居民,除了身上本就有靈力的人,還是有不少人相信神靈,但即便是這些人也不再那麼地重視祂們,生活日漸遠離信仰,於是古老的傳說不再那麼可信;更出現失去信仰的人,否定神靈的一切。我們會在故事中看到時代前進,不論是京城裡的時鐘、還是愛穿舶來品的武士,當然也包含山茶花姊姊,有種越來越接近現代人的風貌。

  只剩純真的孩子還能看到神明的蹤跡。於西安京的支線中,若在姐姐面前點一棵樹出來又馬上下雨,她才會恍然大悟,彷彿神明就在身邊看著她,這才終於與妹妹一樣能看見天照身上的隈取。這樣明顯的對比似乎點出了故事的主題,以不甚起眼的配角NPC來說,確實有其重要的意義在。


  順帶一提,在末尾的「那個場景」時,第一個出現的正是椿的身影。

(4)「天道太子」:信仰心

  《神薙》也是神道題材的作品。薙(ナギ)降臨後念茲在茲的就是去除穢氣(けがれ)這件事,為此需要力量的她為了讓身為土地神的自己能夠集結人氣,決定成為校園偶像。某種程度上粉絲也確實像是信徒,無妨說成喜愛偶像也是信仰的表現。

  擊倒妖怪能夠取回生機,這與去除穢氣是同樣意義的;去除穢氣、幫助人們解決大小事件後,取得的「幸玉」則能用來強化自己的能力。天照與薙都相同,需要有人們的信仰,才能生存並茁壯。不一樣的是,薙可以自己營造形象引來注目,但天照可不會說話,看起來也只是一隻白狼,這時候就需要一個引導者來告訴大家;那就是天道太子。

  「天道」(てんとう)指的就是太陽,在老一輩的日本人口中仍然可以聽到他們敬稱太陽為「お天道様」。在這個信仰薄弱的世道中,能夠宣揚神威者,必定是一個對神明知之甚詳,完全付出自己的心靈,將神明的模樣深深刻印在腦海中的人;只有這樣與神明打交道的人,才能真正了解祂的心意、才能重新喚起人們對神明的敬愛、才能告訴人們「天道」--天照真實的模樣,這是所謂的「天道太子」。而唯一能做到這個工作的,也僅有總在天照身邊的一寸而已。

  只有一寸這個與神一同旅行、分享喜怒哀樂情緒的旅伴,才能完整彰顯人與神的緊密互動關係。日本號稱八百萬神明之國,與其說在強調神明的數目有如此之多,更不如說這是在強調,神明就在你我的身邊。所有的現象、事物、生靈,全都為神明的體現,在這片土地上與人們共存共生,有時給予恩惠,有時會失心作祟,神明即是一切自然存在,與人們離得不遠,就在眼前。

  祂們也有人性,還有各司其職的分工,也總會跟人們彼此互動,就像是朋友家人一般的存在。對這些周遭的神靈抱持尊敬與感恩的心,供奉祂們,這就是日本神道信仰的核心。


  回顧過去諸神還行走於地表的時代,信仰是人們的中心,但隨時光流去,信仰漸漸消逝了。可是不論哪個時代,人們都需要心靈的慰藉。天道太子的職責,就是告訴這片土地上的人們,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仍有神明為了我們工作著。如果我們能給予這些神明一些敬意,不時感謝祂們的恩惠,祂們定能回饋我們安詳豐饒的世界。

  只要我們還有信仰之心的話。

(5)太陽は昇る

  上面的曲子,曲名就叫做「太陽は昇る」,被尊稱為大神曲,總讓一眾聽者感動落淚。

  這曲名取得非常好,如果這曲子叫做「太陽が昇る」或「太陽は昇った」之類的話感動度大概下降一半。「太陽が昇る」只是在說明一個「太陽會升起」的現象;「太陽は昇った」也只是告訴你「太陽已經升起了」。都不是,「太陽は昇る」在強調太陽「會升起」,而且一直都會。

  是的,太陽總會高掛天空,普照天地萬物,帶來光明與溫暖。

  這首曲子實際上,是打最終BOSS最後階段時的BGM,可曾聽過這樣根本不感覺會輸的BOSS曲嗎?

  在黑暗之中升起熾熱太陽,光芒讓一切存在都具有意義;不論夜晚多麼深邃,太陽升起的時刻終會來到。在「天道」之下,世界多采多姿,美麗無比。

  神明不僅是貼近你我生活的存在,只要我們還願意向天祈禱,就永不會失去希望與向前邁進的勇氣,因為神明定然會觀護我們,照亮前方黑暗的路途。


  就像「辛」這個字,只要相信天照的一閃,那不就成了「幸」了嗎?

將掌合起,說聲謝謝

(-人-)

感動であまり話せないあとがき

  在寫這篇文章時不小心第三輪結果就玩到中盤了~"~。

  不知道為什麼這篇異常地難寫,怎麼樣也說明不清。但或許就跟拙者始終不能解釋《ARIA》為何如此深刻於心一樣,《大神》可能不是只用話語就能道盡一切好的作品。

  手上有PS2、Wii、PS3的人都可以去嘗試玩一遍看看。

  誠心建議。


(Extra)常闇ノ皇って何もの?

  話說回來,最終BOSS的「常闇之皇」究竟是甚麼來頭?

  如果天照是太陽,那最終總得有個與其相反的東西來當魔王才適合。那就簡單了,給予一個漆黑的、毫無生機的形象就得了。但是值得注意的有趣的點是,常被稱為「本體」的那個藏在內部水球中的生命體到底是甚麼鬼東西?

  看起來滿可愛的胎兒型的小東西,根據日本部分玩家的看法,第一個聯想到的幾乎都是「水蛭子(ひるこ)」。

  在《古事記》中,水蛭子是創世神伊邪那岐與伊邪那美之間生下的第一個孩子,可是因為兩人違反男女常倫,生下的是一個沒有骨頭像是水蛭一般的孩子,於是兩人把祂沖走了。照順序排可是比天照大神前面多一大輪的兄長,然而不僅沒有受列子孫之中,沒有任何地位,還相當具悲劇色彩(雖然人民視之為保豐獲的海神)。

  說起來與天照還真是完全成對比,所以這種說法也相當得信。雖然我們不能知道《大神》世界中的月之民抱著何種心態,但方舟降世若是人為,聯合其日本史上第一位由交合所產下的神的地位,再加上常闇之皇確實具有能夠生出妖魔的能力,這無疑是另一種生命創造的形式,也是拙者第二節所提過的「可能性」。因此與常闇之皇的戰鬥,從常闇方看來天照是在篡奪皇位,但從天照方看來,則帶有常闇之皇亟欲搶回正統繼承人地位的意涵了。

========================================


這是由一個叫做Rin'的團體所演唱的歌曲,有人做成了MAD。當拙者看懂歌詞時,不禁大嘆怎能如此美麗。

這地上,確實是美貌之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