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雲の線 下には 注げ光 溢れる大地
  • 209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簡言「部落問題」

   日本神道之中有所謂的「穢れ(けがれ)」觀念,凡指一切不乾淨的事物,比如死亡、經血、排泄物等等,有時會上綱至人的身分,比如戰犯、外來人、賣藝人等等。這在道教的一些傳統習俗中也能看到。

  另一方面,佛教忌諱殺生,當佛教傳入日本後殺生的概念也被認為是「穢れ」的一種。當兩者結合並逐漸深根蒂固,於是就產生了日本在階級制度上最有名的賤民層:穢多(えた),意即「汙穢很多之人」。

  這些穢多多半從事皮革加工業、牛馬屠宰業。在「穢れ」觀念的風氣蔓延開來後,從事這些職業的人也被認為是處理死屍的不乾淨的人們而備受歧視。另外雖然還有諸多爭議,也屬於賤民階級的另一種稱呼的人們「非人(ひにん)」:亦即「不是人」,也與穢多一樣被蔑視,這些人不是乞丐,就是處理死人屍體的從業者,再不然就是病囚的照護者。

  雖然也曾經歷戰國時代對這些賤民階級的和緩對待(因為皮革戰甲需要大量這些人的勞力而被受到重視),但是在江戶時代,正式確立了世襲賤民階層的存在,其身為人的價值在士農工商四等民以下。重點在於江戶時代實行完全封建制度,身分制度的訂定可以保障社會的安定,而讓人的社會階級變成不能靠自身能力打破的絕對圍籬,永恆世襲

  這些賤民多半居住在隔離於一般市鎮的特定區域,居住場所不可變動,這些地區便漸漸形成所謂的「部落(ぶらく)」。本來「部落」一詞只是單純指人居住的群落,但到現代已變成專指所謂的「被差別部落(ひさべつぶらく,被歧視部落)」,而被當成放送禁止用語,改換成「集落(しゅうらく)」這個詞來用。

  到底這些「部落」有甚麼性質、怎麼來的、所謂的「部落民」到底有誰(如韓國人、中國人、基督徒,可能也包含阿伊努與琉球人)都還沒有定論,但至少可知的是,即使在明治維新中頒布「解放令」之後,這些被歧視階級的人們生活也根本沒有改善,不僅被奪走了至少在江戶時代賤民階級保有的生活安定的條件(死牛馬的取得權、所有地的無稅權),當時極大規模的「解放令反対一揆(反對解放令暴動)」也未被政府鎮壓,導致這些被歧視階級的人多人死亡,居住地被破壞殆盡。



  這樣對賤民階級的強烈歧視隨著百年來的世代交替、戰後日本的「同和政策」(消解歧視的一連串政策)、人民政經地位的大幅度更迭、居住部落地區民眾的大規模遷徙得到相當程度的淡化。然而無法就此說部落問題得到解決了。

  在今天,部落民的被歧視問題仍然存在,特別是在古代相對優渥的西日本。1975年曾出現一本「部落地名総鑑」,這本書在企業之間流傳,記載所有被歧視地區的地名,意在告訴各企業若遇到這些地區出身的人就應該優先不錄取。然而甚至到數年前,都還能發現這本書變成了磁片在公司中流傳。這是在就職上對部落民的歧視。

  當然像結婚這種事上就更顯明白。目前仍有許多家庭忌諱自己的孩子與部落民結婚,因而會委請他人身家調查清算族譜,一但發現是部落民就予以回絕。即便結婚了也會讓親戚指三道四,衍伸出許多家庭問題。有許多徵信業者現在為求自清甚至都會在廣告上註明「涉及歧視的話不予調查」這樣的字眼。

  甚至光是住在同一棟公寓就覺得厭惡。部分同和事業進行者反過來利用這個問題進行貪汙,或是部落解放團體過高的施壓,都讓人反感,到了現在歧視意識仍深潛在人民心中。造成被歧視的民眾對於自己的身分認同有很大的障礙,感覺不安,只能隱瞞出身地或家族與人交往。明治時期的自然主義先驅作家島崎藤村的小說《破戒》,就是以部落民的自我糾葛為主題;21世紀現在日本仍有許多部落民嘗試問社會:你們願意接納我們嗎?

  講到這裡,各位腦中浮現的影像肯定會出現另一個有著類似問題的國度:印度。種姓制度帶來的歧視問題同樣地到了今天也沒有獲得相當程度的改善。



  但是讓我感覺非常不愉快且可怕的事情其實是,「這整個所謂的部落問題竟如此隱密到這種程度」。我第一次聽到這個詞是在一年多前,但認識到現況卻是到了這幾天。不要說自己,就連不少日本年輕人也未了解過(與我同課堂上的日本青年就擺出了疑惑的表情,看來並不甚了解部落問題的現狀)。

  整個社會將這個問題視為禁忌,超常的壓抑程度讓人吃驚。不要說各種各樣的創作竟非常少涉及到部落問題,連電視節目也近乎不踩地雷。在男女、人種、職業、霸凌等各種歧視問題的討論喧囂塵上之中唯有部落問題被隱蔽,彷彿像是要把部落問題的存在給抹消一樣。

  然而確實也有,若無正確地告知下一代部落問題的核心與現況,並教導正確的觀念,只是單純讓人認知部落民是歧視用語,真的能夠消解部落問題嗎,的聲音。事實上,接著去年的體罰自殺事件,今年的大阪市立櫻宮高中學生對市長橋下徹威嚇事件,之中確實出現「部落民別囂張阿」之類的文句。

  甚至隨著事件發生,也可能產生新的部落民。也有人指責,福島核能事故之後遷移至各地的福島居民時常受到異樣的眼光對待,在就職或育兒上受到排擠,這無非又是與「穢れ」思想連結,新的部落問題。

  雖然知道日漸有消失的跡象,但聽到這些事情時仍不免有些許心寒了。



  另外,還有一個我當初怎麼也不能理解的例子。《送行者》中,主角被老婆發現自己在做納棺師,在爭執中觸摸到她身體時,老婆大力揮開他的手並說「不要碰我!髒死了」。

  「髒」(汚い)這個字眼一直讓我印象深刻。我本身並不覺得撿骨師的手哪裡有問題了,家裡一直給我的觀念也不特別覺得有甚麼「髒」的。台灣的風俗中雖然也會避諱,但總覺得更多是來自於屍骨背後的靈魂,且反應也沒有這麼誇張。

  考量到「穢れ」的觀念以及部落問題,這句台詞的真正意思似乎就迎刃而解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