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雲の線 下には 注げ光 溢れる大地
  • 209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GA #00】持提鋤鈀與斧頭的海蒂們

  今年降雪的量可說是相當地少,所以雖離交替期還有幾十天,就已有一些顏色一團團冒出,妝點單調的深褐色大地,讓人感覺新生的氣息已漫佈在還冷冽的清爽空氣中。
  在跑道崖尖端所指向的蔚藍天空中,有兩個冒著些許白煙的物體緩緩地飄近城邦的上空。或許是因為物體本身熱度太高,看過去的藍天有些扭曲。
  「她們好像回來了,我們快去迎接她們吧!」
  淺綠色短髮的少女對著與自己有著幾乎一樣臉龐的白色短髮少女說。話才剛說完,手上已經拿著毛巾,作勢要衝出機庫的大門了。
  「嗯。」
  白髮少女回應了她,不過那人早就已經跑遠了。白髮少女慢條斯理地拎起掛在長架上的大張浴巾,右手則拿著最近很受好評的淡味運動飲料,小跑過去。
 
  「呃啊,好熱!」
  降落到跑道上的兩名少女中,比較高挑的那一個腳都還懸在空中,便一下子跪踞到地上。
  「沒想到會遇到那麼多的原生種,幸好都是比較弱小的族群。等一下可得好好報告一番,說是冬季快結束了。」
  身材瘦削的粉紅色短髮少女穩穩地站到地上後,也稍事喘息。她脫下異常厚實的特殊材質毛製大衣,拉鍊被拉開的瞬間,一陣熱氣猛烈地衝出。
  「多虧那些傢伙今天可是好好地『運動』一下了。」
  高挑的女子也卸下大衣。兩人身上冒出來的蒸氣遠遠看來應該頗嚇人。不過跑過來的那女孩好像什麼也沒看到般,揮著手大聲喊著。
  「蘿莎~!凱……不對,卡婭小姐~!歡迎回來~!
  淺綠髮少女開心地笑著。卡婭總覺得這女孩好像無時無刻都在笑,明明沒甚麼好笑的心情還是可以很快活,真不知道該說她是過度樂天還是傻子。
  「萊姆,妳剛剛又失誤囉,這樣有點失禮喔。」粉紅髮少女並沒有漏過她口誤的瞬間。
  「被妳聽到啦。」萊姆將手上有著小熊熊圖案的毛巾遞給紅髮女孩。她接過之後立刻就將兩手掩住臉,擦拭不斷滴落至腳邊十字型武具的汗。萊姆轉向一旁微微頷首道歉。
  「對不起,卡婭小姐。」
  「沒關係啦,真名法頒布到現在也不過一個月,大家偶爾都會叫錯啦。」卡婭摸著她的頭笑著回應。
  「卡婭小姐,妳的浴巾。」從後面走來的白髮少女也遞出手上那條純白的大浴巾。
  「謝啦。不過鈴蘭今天不是要去下盆那邊幫忙嗎?」卡婭輕輕擦過身子之後,便將散在背後亮眼的金髮集中到右肩來,用浴巾包著擦拭。
  「因為今年比較暖,所以他們本來預估穫期也會提早。不過臨時叫我不用去了。大概還得再幾天的樣子。」
  「這樣啊。萊姆呢?翹班?」
  卡婭將頭髮甩過後肩。
  「不是!今天辛小姐跟我說『妳腦袋太差了,去幫機庫吧』,所以我整個上午都在機庫幫忙喔!」萊姆笑著說。
  「妳還笑得出來啊。不過辛小姐最近這幾天好像心情也是特別不好,講話越來越短越來越可怕了。」蘿莎把毛巾遞還給萊姆,一邊嘆氣道。
  「大概是忙起來了吧。唉呀別擔心,她只會遷怒到那個人身上啦!」卡婭嘻嘻嘻地笑了起來,萊姆也有所會意般的笑了。
  「既然任務達成啦,那就先去吃飯吧!報告跟洗澡待會再說!妳們兩個也還沒吃吧?」
  「對呀,我們才在想說要不要等妳們回來。」
  「O~K~,那就先去餐廳吧!蘿莎哩?」
  「嗯,我也先吃飯,肚子餓起來了。」
  萊姆奪去卡婭手上的浴巾,又跑回機庫。
  「那我先把這個拿去丟洗衣機~」她的聲音響亮透徹。
  「真是一點也不等人啊。」
  卡婭露出苦笑。
  三個人並肩走在跑道上。但走沒幾步,蘿莎便一直盯著鈴蘭的手。
  「欸鈴蘭,我從剛剛就看到妳右手一直拿著一瓶飲料,怎麼不打開來喝?」
  「啊。」白髮的少女像是恍然大悟般抬起頭看著卡婭。
  「哈哈,妳也是少一根筋啊!」卡婭笑開來。她伸展筋骨,背部彎出了一個曼妙的曲線。
 
 
  一行四個人走進人聲鼎沸的巨大空間。每個在此任職的人們每天必定都會來這裡滿足內心最深層的慾望;這裡是基地的食堂,提供忙碌的人們一天中所需要的活力來源,以及放鬆的空間。不過這時候碰巧是正午用餐時間,往來走過的人們要不就是端著餐盤急忙找著位置,不然就是拿著便當走出大門,看起來是一刻不得放鬆的樣子。
  「卡婭小姐,妳好。」一群身穿深灰色套裝的女性事務員在快步走過卡婭後,又轉頭過來問候,點頭示意。
  「啊,妳們好。」
  「最近基地內部是忙翻了啊,這時候反而我們護軍門就顯得輕鬆多了。」
  蘿莎一邊探頭找位置,一邊若有所思地說著。
  「大概也只是暫時的吧?過一陣子原生種鼓譟起來,那可就有得忙了。」
  話才說完,卡婭注意到在食堂最角落的方桌坐著一個熟悉的人影。
  「啊,是琥絲娜小姐!」萊姆也看到了。一行人走了過去,那邊正好空出了幾個位子。卡婭輕輕拍了下身穿墨綠色軍服、披散著棕紅色頭髮的女子肩膀。
  「喲!琥絲娜,怎麼一個人吃飯,結呢?」
  琥絲娜轉頭過來,嘴裡還銜著麵條,她將麵條吸進去,在卡婭他們入座的同時緩緩道。
  「結好像剛剛去報告了。不過弄到這個時間是有點晚。」
  「卡婭小姐,我去買吃的吧!」萊姆起身接著說:「我跟鈴蘭去吧。」
  「我去好了。」
  「沒關係啦蘿莎,妳跟卡婭小姐今天有出勤,就讓我們去買就好了。」
  「那我要菠蘿麵包組合。」
  「我也吃麵包組合就好,哪一種都好。」
  萊姆領著鈴蘭的手往櫃台方向走去。琥絲娜輕笑著說:「那個女孩子也變真多啊,剛來的時候可是默不吭聲的。」她的視線轉向蘿莎看去,蘿莎有些害羞地低下頭。
  「是啊,沒想到才短短幾個月就有這種轉變,看來那個人當初的方針是對的。現在就好像多了一群可愛的後輩呢!」卡婭左臂抱住蘿莎的頭,輕輕撫摸泛著珍珠光澤的粉紅色細髮。
  蘿莎急忙想轉移這個話題,向琥絲娜問道:「琥絲娜小姐,今天有看到其他人嗎?」
  「嗯……希翠絲的話,好像一早就為了招攬人才,親自到南邊出差去了。」
  「咦?親自去呀?真是麻煩。」
  「好像是上面指示的。早上有遇到伊麗斯,她去醫院拿大家的檢查報告,琪可莉好像也去辦事了。」
  卡婭輕嘆了一口氣,看來忙碌的時節確實已經來到了,她一想到自己不知道為什麼會接下紀念日那天的典禮主持就覺得氣餒,怎麼會搞得自己這麼麻煩啊。
  斜著面對一行人所坐的方桌、靠近調理室大門的大理石樑柱上掛著一台黑色外殼、約莫家用電腦螢幕四倍大小的螢幕布告欄。畫面的上半部是月曆,有重大活動的日期會反底上特定的顏色,紅色的話就是全基地性的活動,青色的是護軍門、白色是理書門、黃色是尚侍門等等其各自單位內的活動。偶爾也會有像這個月的月底有數天被標上綠色,那是更大型的全城性活動。這個月的話就是開明祭了。
  畫面的下半部則是公告事項,像是注意清潔、生活須知等,播放完後則會進入幾段廣告。這是最近才開始的,目前的內容還多半是化妝品,大概是因為基地內女性比例較高的緣故吧。如果有臨時廣播的話,也會一併顯示在下半部的畫面。像這樣的布告欄在基地內到處都有設置,如果有單位想要公告的話,只要向負責單位通知一聲就可以了,相當方便。
  卡婭茫然地看著螢幕,想著下午的空檔要去哪裡逛逛。坐在她正前方的琥絲娜旁若無人地大口吃麵,可裝三人份麵量的碗公以及豪邁的吃相,實在沒有辦法把這個人與「少女」這個印象連結在一起。
 
  「卡婭小姐,久等了!對不起人多了些結帳就慢了。」
  遠遠看來像是頭上頂著草叢,綠髮的少女輕盈地快步走來。
  「OKOK,不過琥絲娜妳吃完啦?」
   碗底的朱紅「囍」字清楚可見。
  「我要先回房洗澡躺一下了。整個早上都在上游的森林那邊整理,這比跟原生種作戰還累。」
  「聽說吃飽完洗澡肚子會變大喔!」萊姆伸手摸摸琥絲娜的肚子。
  「嗯?我還沒吃飽啊。那先走啦,待會見。」
  望著她離去的背影跟她手上拿著的碗公,三人肅然起敬。
  「我只聽說是會消化不良耶。」
  雖然是常有的事,但對總是抓不到氣氛的鈴蘭,蘿莎輕輕嘆了一口氣。
 
 
  午後的天空不同於早晨的清新,是有些濃厚的、有若海洋似的,像是被塗於頭頂巨大畫布顏料般的藍。雖然空氣依然冷冽,但在這樣的午陽時分,走在路上仍不免感到有些燥熱。太陽毫不留情地開始融解凍結的時光與地貌,今年的夏期均溫或許會再創下新高吧。
  卡婭到城鎮中買了一些生活用品,購物袋中還有一隻長長的除塵拖把,那是聒噪的室友囑咐一定要買的廉價好用清潔神器。不過她回來後沒進到房間,直接就往機庫去,慵懶地側躺在機庫裡面放置的唯一一張沙發上。
  「怎麼啦,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卡婭將頭往斜上方轉去,穿著灰色工作服的女子一邊拿著起子把玩,一邊往沙發走來。
  「不像妳耶,差不多要回暖了妳卻還穿著大衣,之前不是冬期來了還硬是要只穿一條小熱褲到處跑。」
  女子笑著說。卡婭身上穿著咖啡色的大衣外套,不過露出大衣的修長雙腿白皙透亮,現在裡面還是只穿著熱褲。
  「吵死了,習慣了嘛。真不想被之前整天只包著纏胸布就跟一群男人流汗工作的女人這樣講。」
  「我……!我哪有!那根本是謠言好不好!
  「很難講啊妳這個玩弄純情男人的惡女。」
  「那也是謠言!哪裡聽來的啊!」
  女子坐上沙發的扶手,將起子的握柄輕輕敲在卡婭的太陽穴上。
  鏗鏘的開門聲突然迴響在現在這時間沒什麼人的機庫中。女子轉頭向側門口看去,一個嬌小的身影緩緩地走了過來。
  「您好,執旗大人!」
  女子立刻站起行禮,但迎面走來的女孩只是一個勁地搖手。她背後放下的褐色長髮僅用白色檀紙束在尾端,上面沒有多加裝飾,現在則隨著她激烈的搖手動作晃來晃去。
  「別……別這樣,蓓柔小姐,像以前那樣就好了。」
  「這可不行!您可是這個基地的希望!您榮升這個職位實令在下深感光榮!對過去諸多無禮深感慚愧!看著您努力奮鬥的背影……
  「真、真的沒有,這個職位我也只是剛上任,也還不知道要做什麼,更何況又沒有實績……
  嬌小的女孩用像是要哭了一樣的腔調拼命地手舞足蹈替自己辯解,一旁忍著笑意的卡婭出聲幫了她。
  「妳真的是惡女耶,不要玩弄人家啦。」
  「啊,卡婭小姐也在,妳回來了。」
  「好啦,就不做弄妳啦小結,我去『箱子』裡面拿點喝的過來。」
  蓓柔解開背後的辮子,往機庫的另一端走去。
  「不過妳怎麼這麼早就來?離今天的會報時間還很久耶。吃了嗎?」
  「有吃一點了。會早一點來是因為剛剛從辛小姐那邊得知了一個新的命令,想早點來看看大家在不在。」
  「命令?」
  卡婭用疑惑的眼神望著結。在這個基地裡「命令」就像是寶藏一樣稀有,從卡婭加入基地以來也沒聽過幾次。那個人從來都不會強迫人遵照事情的,所以也很少發過「命令」。
  只見結搖搖頭,嘆了口氣。
  「辛小姐告訴我的時候還想說是什麼重大的事情,可是沒想到是要做那種事啊……
  「喂喂到底是什麼事啊?聽起來好像不太妙。」
  結憂心忡忡地說:「等一下我再一起講吧。而且跟卡婭小姐也滿有關係的。」
  卡婭想到讓自己被騙上講台演講又做典禮主持的那個人三不五時的怪發想,不免得有點擔心起來。
 
 
  「喂!合單呢!慢吞吞地還在做甚麼!機具檢查要花你們這麼多時間嗎!新來的,你過來,把公用採買單送到倉官室。用跑的!阿大!搬東西要看路!要是撞到小姐們你怎麼陪!……
  蓓柔的身形並不高大,唯有嗓音宏亮、咬字清晰,她只須站在機庫中間就能指揮所有在此工作的粗獷男人們行動,猶算清麗的臉龐中散發著讓人不由分說的霸主氣息。她是「典具」——所有器具的管理者,所有熱愛機械之人的頭子。
  黃昏時刻是機庫一整天最為繁忙的時間帶。除了清點、檢查所有機具狀態,並保養以備能隨時讓少女們及姆民們使用,加上工具的整理、報表的提出,人手不太夠的現在總是讓蓓柔花費相當多心思在工作上,一刻也不能分神。
  而在機庫靠近大門的一角,卻有個空間分外清新,不受油墨味道影響。結右手拿著白板筆,在一塊立起的小白板上像是用刻石頭般的力氣一筆一劃寫著明天各人的工作排程。
  「結,妳好歹也寫了不少天了,可以不用這麼緊張吧?」
  卡婭打趣地說道。結轉頭過來,不僅皺著眉頭,滿臉也都是汗水。
  她的嘴唇發抖,「我……那個……」一時半天講不出話來。
  「哼,就說小妮子是能做些甚麼?誰不來幹這工作居然是這傢伙!」
  將整個塑膠椅子給坐滿,號稱140公分高,體型極端碩大的牙族姆民雙手交叉,語氣不屑。
  「啊哩~達翰叔叔,我記得結小姐被宣布接任執旗一職時你不好像也露出欣慰的微笑……
  「胡說!」達翰站起身來卻把椅子給往後推去,足可見其身形壯碩的證明。
  「我有照片喔~」
  萊姆做出陰險狐狸般的笑容,從有毛邊的牛仔短褲中伸手探摸口袋。
  「死小鬼!」
  達翰一個箭步就要衝上前去,但萊姆向後一個翻滾跳著跑出了機庫外,達翰的巨大身軀看起來就像一塊大毛球,追在其後。
  「萊姆哪裡來的相機啊……」鈴蘭羨慕般的眼神注視著萊姆的背影。
  「想也知道是假的啊。唉,結果又變成這樣了。結小姐妳還好吧?」
  蘿莎嘆氣。結已經癱坐在地上,眼角泛著淚光。
  卡婭幸災樂禍地說:「沒關係啦結,反正妳沒接執旗時的情況也跟現在差不多啦!It’s alright!」
  「對了,結,聽說今天原本有大事要宣布?」
  琥絲娜從頭到尾文風不動地坐著,似乎有她在天就永遠不會塌下來。結起身,拍拍她的紫桃色褲裙之後,煞有其事地將文件小心翼翼地從桌上的資料夾中取出。
  「那個、各位,今天中午的時候從辛小姐那邊知道了今年開明祭,我們護軍門的活動事項了。除了卡婭小姐要主持典禮之外,護軍門也要幫忙讓活動更加熱鬧。」
  「更加熱鬧?」一頭淺藍色短髮,與萊姆、蘿莎有著一樣標緻臉龐的少女發出疑問。
  「是的,小琪。呃……然後夏卿大人親自下了指示,是有關『更加熱鬧』的內容。
  她拿出一張A4大小一半的通知書,輕聲唸了上面的文字。
  『GA全員,兩個禮拜內,請練出個人必殺技。』
  空間一時靜默。
 
  「嗯?甚麼意思?」
  琪可莉雖然這麼問,自己倒是手抓著眉頭低下頭去。
  「我……也問了辛小姐,但她說『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等、等一下!必殺技!?就是那個在漫畫裡要大喊台詞,裝模作樣一陣子之後才終於攻擊的必殺技嗎!?」蘿莎的聲音有點歇斯底里,看來她其實知道意思了。
  「而且還要在兩個禮拜內……在故事裡就算是主角也要修練好久啊。
  琪可莉維持低頭的姿勢說,「也就是說,我們要在會場上表演我們的必殺技就是了?」
  「好像是這樣……
  結的眼神有點像是失去希望的人們的眼瞳般,黯淡無光。
  「欸~聽起來滿好玩的啊。」
  在外面你追我跑之後漫步回來的萊姆,達翰則是在後面上氣不接下氣地走著。
  「我也覺得還不錯啊?」
  「呃…………卡婭小姐,這後面還有追記……
  『PS 希翠絲與伊麗斯各有工作,可以不用。另外,作為典禮主持人,即刻起將嚴格控管必殺技品質,作為壓軸,請務必施展讓人驚艷的必殺技,好好加油,卡婭。』
  接著幾秒後,少女吶喊的聲音傳遍整個機庫,其中還夾雜著蓓柔大嗓門的笑聲。
 
 
  悉悉、悉悉。
  原子筆飛快地在紙面上滑動,寧靜的室內只有墨水刻印在紙上時飽滿的摩擦聲響。
  以及喫茶的聲音。
  「嗯~~~!呼~~~」
  身形中等的年輕男子伸了個懶腰。
  「終於做完啦。沒想到開明祭要處理的事項這麼多,不知道有沒有可能給我加班費?」
  男子逕自說話,坐在辦公桌不遠處獨自倚著典雅白色茶几喝著茶的少女則沒有回話。
  她放下茶杯,走向辦公桌,伸出手來。
  「這東西明天早上就可以配發至各個行政單位了。另外這一份是要給尚侍門與膳房的,要記得請阿姨他們提早送交採買清單,要不然可能有些食材會來不及送到。」男子語氣和緩,但面容卻遠是疲倦許多。
  少女將一大份文件夾入像是扁長盒子的資料夾中,給尚侍門的那份則夾到隔板後面。
  「伊麗斯那天的工作我已經交代好了,她會在醫護組那邊幫忙。希翠絲我叫她多留幾天,所以前一天才會回來。市街地那邊要送的要講的我自己來就好了。」
  少女左手撥動垂至肩上的銀灰色短髮,鑲著白藍色月光石的耳飾輕輕地晃動。
  「知道了。」少女只是簡短回答,便要離去。
  只是才剛走過茶几,少女便回頭詢問:「你想做甚麼?」
  「嗯?」
  「必殺技。」
  男子笑起,站起身來轉面向背後巨大的落地窗。
  冬季的天空看來最是澄淨。尤其在少受空氣汙染的姆大陸上,銀河清晰可見。滿空星輝,即使月亮柔軟地發散光明也未曾減弱星星們的閃耀。
  「辛,妳覺得必殺技為什麼會存在?」
  灰髮的少女沒有回話,也沒有肢體動作,只是看著男子。
  「如果她們能找到自己的必殺技就好了。」
  他回頭輕輕笑了,那份笑容裡頭似乎有著一點淘氣,也有著一點欣慰。辛愣了一會之後,便轉身離去了。在走出門口後,她只背對著男子這麼說。
  「下次夏卿大人再做這麼無聊的事,扣錢。」
  喀擦,門關上了。
  「現在她連我的錢包都管得到了嗎……
  被稱作夏卿的男子搔搔頭,又轉身看向外頭。
  夜晚的雙盆就有如高山谷地那般遼闊又層階分明,點點燈火閃爍,也有種和煦的風情。若晨霧漫佈時踏入市街地的石階,則可收山城之美於眼中。這裡的人們就有如某個名作中的孩子一般純真又能關懷他人。即使在這種世道中,這裡也將會是一個閒適的國度吧。
  那些女孩們也是,不管局勢如何演變,還是希望她們可以保有對自己目標的初衷,希望她們已走進了自己的路途。年輕男子暗自在心裡期待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