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雲の線 下には 注げ光 溢れる大地
  • 209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擲石民

  峭壁的下方是一條小徑,除了往來附近幾個村子的商人們行走其中,也是村落最主要的聯外道路,不時有各種人為了出外而通過,相當熱絡。
 
  峭壁上則有一群紅皮膚的人居住著。很久以前,他們會在這向走過小徑的人丟石頭威嚇;烈日當中,現在則是有一群青年在這裡向巨岩丟石頭。
 
  臉頰上塗有火炎形白色圖騰的青年瞥見小徑有人走過,靜悄悄手攀在峭壁邊緣往下看。他旋即轉頭對同伴們說:「下面有一大群男女老幼走過,我們向他們丟石頭吧。」
 
  他的同伴們議論紛紛,過一會每個人都搖搖頭。青年怒吼:「你們看看他們!他們身上全都穿著漂亮高貴的絲綢衣服!馬車上載運大酒桶、各式各樣的山產跟海鮮!他們的小孩笑得這麼開懷,我們的孩子卻吃些什麼?是枯爛的菜跟菜蟲啊!」
 
  同伴們神情哀傷地凝視地面,青年又接著說:「我們被那些村裡的傢伙搶走了田園,帶走了獵物。他們甚至不准我們抗議,連我們要跟外面的人做交易也不行,這不是欺壓我們嗎!我們應該在這裡丟石頭告訴他們我們的骨氣!」
 
  被青年的話打動的人,思索了一時,都撿起了手邊的沉重石頭,攀扶到峭壁邊。他們表情嚴肅,默默地趴在峭壁上,只有青年單膝跪著,右手緊握石頭高舉,所有人只等待他做出指示。
 
  行列中幾個騎著馬、穿著整齊的男人們通過小徑中間。青年暗忖時機已到,右手揮下,順勢將石頭丟到其中一個男人所騎的馬的腳踝邊。男人被驚慌的馬摔下,但卻不見石頭如飛雨般砸去的場景。青年大驚,向旁邊看去,只見同伴們都放下手邊的石頭,眼神中搖動著掙扎。青年大罵:「你們在幹什麼!丟啊!」
 
  但是同伴們要不是只讓石頭順著岩壁滾下,不然就是放下石頭轉身回去。小徑中的人們似乎只是騷動一會,也沒太大反應,甚至沒注意到他們的身影。青年火冒三丈,撿起一塊圓滾的石頭向巨岩砸去。
 
  隔日,年輕人們又在巨岩旁丟著石頭。青年又瞥見小徑中有人影,轉頭探視張望。他這次拿起一顆石頭狠戾敲著地面,怒目瞪視小徑,同伴們見到此副情景,靠上來詢問。
 
  青年咒罵道:「你們看看他們!那群人不就是時常蔑視我們的那個村落的人嗎!看看那副嘴臉,真是令人厭惡。還記得嗎?當初我們只是抱著獵來的山豬走過村落,他們就對著我們叫囂。」
 
  同伴們紛紛點頭,青年繼續道:「他們說我們是什麼?野蠻人!紅魔鬼!他們驅趕我們的孩子,詛咒我們的祖靈,不可原諒!竟如此不敬,我們應該給他們顏色瞧瞧!」
 
  周遭的人不等青年說話,毫不猶豫就撿起地上的石頭向小徑使勁砸去。赤裸上身的年輕人們暗赤色的皮膚滲出大量的汗水,揮舞手臂的他們就像一座座的炮台,伴隨著雜吵的咒罵聲發射一顆顆方尖的石彈。
 
  小徑中的人看到石雨飛下卻沒有驚慌失措,反倒是義憤填膺,立即從有篷的馬車上取出來福槍,向著峭壁上準確而猛烈地開火。村民口中仍不時咒罵低俗的字眼,露出嫌惡恐懼的表情,大叫著驅逐害蟲。即便丟不到峭壁上,婦女也深惡痛絕般地把碎石雜物通通拋丟過去。
 
  幾個同伴們的手臂跟臉頰被子彈給擦過,流出鮮紅的血。大夥開始後退,落荒而逃,青年忿忿不平,卻也只能退到巨岩之後。他撿起一顆有著尖銳菱角的石頭擲向巨岩,但石頭應聲而碎。
 
  又隔天,紅皮膚的青年們,仍在巨石旁默默丟著石頭。只有青年蹲在崖邊,手中不斷敲擊兩顆石頭,發出喀喀聲響。這時小徑的入口走進一批面容良善的民眾。青年向後高叫:「快來看看他們!他們是前陣子對著我們大吼大叫的那群人啊!」
 
  但是同伴中沒有一個人理應。青年詫異地說:「你們為何不生氣?他們雖然是對我們最好的一個村子,給予我們最多資源跟關心,還會笑著迎接我們,但是也會對我們無理取鬧啊!如果我們不嚇嚇他們,告訴他們我們不好惹,只會被看輕而已啊!」
 
  仍然沒有人搭理青年。青年一氣之下,將手中的石頭摔向地上,起身猛力以頭撞向巨岩,頓時鮮血四溢,染紅了青年臉上的圖騰。同伴們見狀趕緊拉住還想撞去的青年,將大鬧的他拖回村落中。
 
*****
 
  當旅人來到這裡的時候,青年們緩慢地、無力地將石頭丟向巨岩。唯有臉上塗有紅色圖騰的青年坐在峭壁邊,直直盯著小徑看。旅人走近他,只聽見他口中喃喃念著:「可惡。可惡。你們這些討厭我的人我要讓你們好看。該怎樣才能把巨岩推下去呢?該怎麼樣……
 
  旅人撿起他腳邊圓圓的光滑石頭,放進懷中,便慢步離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