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雲の線 下には 注げ光 溢れる大地
  • 209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那七個夜晚的房內

  一時靜謐,兩劍突然現於眼下,柄向我手,似乎在等待我選擇其中。我搖搖頭,滿臉困惑地推開劍柄,兩劍色變淡灰,化塵飛去。
 
  第二個晚上,我看見有各一自動梯,一座向上衝破天井,閃亮發光,另一座向下輸送直穿水溝,垢汙黑綴。在兩梯中間有告示牌,斗大字體寫著「請選擇」。
 
  我左看右看,歪頭思索,然後搖搖頭,滿臉困惑地將告示牌扳倒,霎時間兩梯嘎然而止,逐漸鏽蝕腐壞消失。只留告示牌放在地上,待我再拿起時,字牌已不見。
 
  第三個晚上,我看見牆上貼著約四張全開尺寸大小、畫滿格子的紙。兩格為一組,左邊格已填上數字1、2、3……右邊格空白。
 
  我拿起筆,將筆芯抵在幾個空格中,但未寫上任何東西。我來回反覆注視第一格與最後一格,然後長望整張紙後,聳肩起來。我困惑地拋掉筆,將紙從牆上撕下,塞進回收箱中。
 
  第四個晚上,我有預感,才覺心涼身體打顫,數名空虛人物殘像飄忽房內。一女子上前向我搭話,但不覺得恐怖,只是她悄聲述說愛意,表情誠摯可愛,我卻搖頭。
 
  又有一童服老舊男童拿著一籃賣相可憐的麵包上前,全無邪氣,然我視線游離。又有一臉頰醜惡男子,穿著得體,對我痛罵至失聲,大挖宗家代代不是,我反射動作舉起拳頭,卻不知因何故又自然放鬆垂下。
 
  友人親族幻象圍繞在身邊,使人困擾不已,瞬間如斷線人偶倒下,不對啊,只起空虛攀附肩膀。
 
  第五個晚上,在床邊的椅子上坐著肉身腐爛的我。眼珠掉下,顏面肌肉斷裂,內臟垂吊積於腹腔下方,血水四溢。我與我彼此凝視,鼻腔的刺激並未少過,但我不在意。
 
  眼前這面鏡子稱職地映出我鮮明的身姿,我滿意拍拍我的肩膀,然後入睡。入夢前最後一眼是看見,一具白骨崩解應聲碎裂墜地,我不感安心也不感恐害。
 
  第六個晚上,我在黑暗的海中沉墜。環顧四方皆不明其狀,僅周遭一雙雙白睛黯淡有光,似都是人型物體。隱約感覺所有都在動作,我亦嘗試撫摸自己。
 
  然而我摸不到五官,其實更沒有手指,身上全都癟平沒有突出。那怎麼看到東西的?靠近其他個體,碰撞瞬間兩體融合,我們變成了我,但依舊癟平。持續數遍,我開口自問,「『我』是甚麼」?
 
  第七個晚上,我躲在棉被中發抖。不知道了,我已然不知道了那些合總的涵義,多麼令人懼怕啊!數聲巨響,彷若棉被外的世界正在崩落搗毀,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否還存在,支撐身體的線一根根斷開,癱軟趴倒,一如我不再與你們有所瓜葛。
 
  我不知道啊!我何曾知道過任一!
 
  又猛一聲異音,是來自我的腸胃。餓了。還有一股觸動從生殖器官麻麻傳上,下體蠢蠢欲動。「原來如此」,我欣喜若狂翻開棉被,穿上衣物,拎著錢包出門吃早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