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雲の線 下には 注げ光 溢れる大地
  • 209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不盡谷

  無星夜晚,新月低垂勾在毫無樹影的地平線上,有一個面容清秀的年輕旅行者沒看清前方的巨大凹陷,呵隆一聲,採到陡坡上滾動的滑石,就這麼摔跌下去。
 
  起初他慌張地抓向身旁的壁上,但一點也沒有減緩落下的速度;岩壁陵角割劃,手掌上還多了不少破碎傷口。旅行者嚇呆了。
 
  顫抖的嘴唇不斷細念著「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旅行者的心裡卻是一片空白。他太過恐懼,以至於其他甚麼字詞一個也吐不出來,只是放空著腦袋,放棄了思考。
 
  可是經過數十分鐘,旅行者也覺得奇怪了。雖聽聞峽谷深不見底,一個人又怎麼可能沒有甚麼緩衝直直掉落好一段時間?他還記得剛在崖上坐著烤火的時間,他看看左腕上的電子錶,烤火中起身走動沒多久後就掉下峽谷之後算來,也二十幾分鐘了,越想越是迷糊,於是開始環顧四周。
 
  有餘心感受到風吹上皮膚的涼快,年輕的旅行者縮著身子查看周遭的情況,發現其實也不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能看到生長在岩壁上的幾個樹影。他望向下方,算準時機伸手摸近離自己最近的樹影後,卻正好摘了個果子。
 
  也不管有沒有毒,他就一口咬下,果子竟是甜美多汁的。食髓知味,他又陸續地抓了幾個來吃後,安全感從腹部噴湧到腦中。他放鬆地以側躺姿勢持續往下掉落。想排泄時就脫下褲子直接排泄,還可以看到糞尿飛在自己後面的奇異景象。
 
  只要腳蹬岩壁,就可以改變自己的掉落方向,藉著這點,旅行者開始在峽谷內「走動」。稍遠處能摸到的水果又是另一種風味,他不禁欣喜起來,抱著輕鬆的心情漫步在雖然狹隘,卻看不到盡頭的峽谷中。
 
  只是多半的時間都是無聊的。他在空中揮舞手腳、做些伸展,或是將身體張成大字型吹吹風,或是將身體打直成流線型,當作自己是炮彈。把玩放在口袋中的十字架後,他會大聲嘶喊一些低俗的字句。除了風聲跟回音外沒甚麼聲響的峽谷內,倒也沒甚麼可以做的了。
 
  有一天,他突然想起自己其實正在往下墜落。他嘗試著以哲學的角度來思考自己為什麼是往下墜落,而不是往上浮起等等的問題,只是徒勞無功,他一點也不知道。他又想,我怎麼在這裡呢,我應該還在旅行啊,我怎麼只能在這裡往下墜落呢,等等。這樣思索過沒多久,旅行者就陷入恐慌了。他歇斯底里大吼大叫,痛哭狂吠,但只聽得自己的回音。
 
  又過了好長一陣子,旅行者變得大多時間只是仰視黑暗朦朧的上方,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墜落了。他脫掉身上所有的衣物,每脫一件就將衣物掛在一棵樹上,最後掛上了早已沒電的電子錶;唯有十字架,旅行者把它丟得遠遠的。
 
  他後來能像隻野獸般熟稔地摘取果子,只是已不再害怕了。
 
*****
 
  當旅人來到這裡的時候,地平線上正浮著半面太陽。往兩側延伸、沒有盡頭的峽谷清晰可見。燒盡的枯枝還微微亮著紅光,一瓶葡萄酒放倒在地,紫桃色的液體流進沙中。
 
  旅人撿起掉落在火堆附近的幾張照片。每張照片上都有圓形的水漬,但還能看見照片中都有著一個蓄鬍的中年男子與一名挽著他手臂的女子,或是這個中年男子與其他男子歡笑抱擁的景象。
 
  眼前的峽谷傳出一些風聲。旅人把照片放進包包中,轉身離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