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雲の線 下には 注げ光 溢れる大地
  • 209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立架村

  在光禿的小丘頂端立著一個比人還高的木架。木架上除了呈十字的縱橫兩根木頭,還綁上了兩根斜的,遠遠看來就像一個大字。
 
  夜晚,兩名健壯的青年拖著一個衣衫襤褸的高瘦男子,他像喝醉酒般步伐不穩,口中不斷小聲叨念,淚流滿面。後面跟著一群村民,每個人表情無不是看來怒火中燒,也有人神情中帶著哀怨。
 
  幾個壯丁踩上小梯,合力將癱軟的男子壓在架上。另有幾名年長的婦人,也採到梯上,但她們手中還拿著數根粗大的鐵釘以及沉重的鐵鎚。將男子完全壓制好後,一名婦人率先將鐵釘抵在手掌中間,然後用力敲進木頭中。
 
  手掌汨汨流出暗紅色的血,男子淒苦哀嚎,但他並沒有掙扎。村人們看著婦女們好像在宣洩心中無名暴水般,猛力地將鐵釘打入手掌、手臂、腳踝、小腿,血吸附鐵釘流至前端滴下。男子叫聲淒厲,但在場沒人顯出一絲動搖,包含怒目看向男子的孩子們。
 
  「各位,今日我們要審判這個罪人!我們應該挖空他的臟器、挑出他的眼珠、扯下他的耳與他的舌,將罪惡的腦拔出丟在地上踩踏!」
 
  威勢驚人的壯碩中年村長一邊踏地宣示痛罵,眼神中熾烈的恨意好似噴出瞳孔。他又說:「誰!有誰要先於眾人審判這個罪人的!」
 
  一名面容姣好的少女站了出來,素纖的手握緊小刀,顫抖不住。她狠狠踏步向前,話都還沒說,便一刀刺進男子萎縮的陰囊裡,血噴濺至白皙的手上。
 
  少女破口大罵:「你這無恥的男人!你是不是曾經在市場看了我一眼!你是不是幻想著我的身軀!淫穢的男人!骯髒的男人!下流!下流!」然後又將深插木頭中的刀子拔起,一下下刺向男人的器官,直到整個破碎掉下為止。男人只是擺動下體哀號,嘴裡不斷說著「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少女退下後,一個戴著眼鏡、穿著西裝的的斯文紳士靠上前來,他則是拿著鉗子與剪刀。紳士雖然沒有大罵,但是冷漠地說:「你這無能的男人。你為什麼說不出正確的話?你為什麼沒辦法好好跟人相處?你是不是連自己謀生都不會?真是太可悲了,太卑賤了。」他隨即剪斷男子的門牙,夾出他的舌頭,先用剪刀亂戳亂刺一遍後,再從舌根把舌頭剪掉,丟在地上。雖然不成聲了,但男子還是說著:「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又有一個滿臉鬍渣的男人上前,他手中拿著畫筆。他先打了男子一巴掌後說:「你的眼睛是生來幹嘛的!你的耳朵是生來幹嘛的!你看不懂我美麗的藝術創作對不對?那些品格高尚的音樂你也聽不懂對不對!你甚至連文章好壞都不會分對不對!太低俗了!怎麼會有這麼愚笨愚蠢愚痴的人存在這世上!」他手握細長的畫筆狠戾刺進男子的雙耳,男子頓時驚慌失措。男人又將眼珠挖出,視神經管被拉出,兩顆球體垂掛男子臉前。「對不起!都是我的錯!」男子瘋狂大吼,口中還是叫喊道歉。
 
  村長這次也親自上前了。他一句話也不說,拿著鋒利的獵刀,像平常切開豬肚一樣,從男子胸前切下。胸骨被硬生生切斷,村長掰開肋骨,向村民們喊話:「這就是犯了眾多罪狀的罪人內臟!扯下吧!餵給路邊的畜生吃吧!」
 
  一群人有若餓虎一般,衝上前去撕抓男子的內臟。高聲叫喊「你這垃圾!」「醜陋!」「怪胎!」。男子肋骨被推擠刺進肺中,腸子則被拖出,小孩子抓著前端跑向遠方,眼中恨意濃厚。胃則是被剪斷撕開,胃液散在沙土上混濁黏稠。
 
  男子厲聲泣叫:「都是我的錯!對不起!對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錯,所以我該死!我是最不該存在於世上的廢物!」
 
  在激情的群眾中,只有一個老者面無表情,慢步走來。他走到男子面前語調平緩地說:「你還是選擇這麼做嗎。」
 
  逕自說完,老者手承著激烈跳動的心臟,輕輕摘下。男子身上噴灑出來的血柱像乳膏一般飛抹每個人頭上,女人們陶醉舔舐,男人們則是不斷拿著器具捶打頭骨,鋸開腦袋後,他們卻小心翼翼地把腦拿出來盛在銀盤上帶回村子中。
 
*****
 
  當旅人來到這裡的時候,大字架的影子長長地貼在地面上。整個木架吸收了男子的血,紅得發亮。村莊中歡聲雷動,舉辦慶典。
 
  男子儘管肉都被割去了,嘴巴裂至耳下,還是不斷說著:「對不起,都是我的錯。」他垂掛眼眶外的雙眼看到了旅人,還是繼續說:「讓你看到我這樣子真是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然而旅人只是抬頭仰望空空的心窩,一句未發便離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