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雲の線 下には 注げ光 溢れる大地
  • 209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在更深遠處

  鼻中滿溢黯淡彩墨的臭味,灰愣愣街路小巷的寂清像連環畫撞進腦中。我開始冒汗,並感到恐懼,手抖顫慄不止。即使大口吸進冷冽空氣也只是稍稍舒緩發熱的身體,只能等待心緒自己鎮靜,直到副歌第一次結束,似乎才些許放鬆。

  只是眼膜上闖進更多畫面。暗夜中舞動的手、詭異扭曲的影子、不成聲的吼叫,偶爾是,年幼的我孤單坐於窗邊的身姿。可我未曾對其可憐過一絲分毫,那苦楚從何而來?更應是別物,某種更為痛傷的血膚。我在自己能動筷夾起鍋貼後,我循著如蜘蛛絲線細長游去,卻幾無所獲,只能說那感覺。


  那感覺,就像所愛之人在眼前被活脫不剩,被侵犯至毫無完形,然後一再死去。



  這首歌,是曾心梅的《酒是舞伴你是生命》。這肯定不會是歌本身的意象,卻反覆不絕引出黑壓壓的沉重,晨風都未能吹開。痛苦甚至鑽出頭殼,滑溜而摸不著形,我開始懷疑這種明確精準的導引不會是我自身曾認識的人所經歷的過往?在口述話語與淚水的沾染下變質而刻進心中幾乎無底的深海。

  但其實沒有這樣的知人,未有過相似的場面。只納悶揮散不走,盤中小吃亦索然無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