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雲の線 下には 注げ光 溢れる大地
  • 209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後望家

  我幾天天經過。今騎車滑進巷道,一群身穿制服的人與媒體,有如我曾在家鄉明德路小徑瞥見的圍事男子與包在中間孤身的女孩子般,團團圍著鐵皮,那看來與春節時的彩券行其實沒有那麼多的差別。

  爬進鐵皮高牆內的人所站起的姿勢,我想多少與《自由引導人民》的畫像類同,只是都相反了,都相反了。

  我想這宣告了一整個大公共議題時代的短暫跌宕,那可能有點像是最後發現白鬍子背上滿是傷痕的落寞;但不多久就肯定有超新星擠頭竄出,精彩可期。我們也不用害怕我們沒有一個新的戰場,那根本俯拾皆是。

  不論你是懷抱著理想而與主流抗爭的氣概者,還是選擇更多值得同情處境的善心人,這裡結束了,收工吧。下一場武戲在別棚,鍛鍊你的等級跟技能,選擇領青色號碼牌還是草色識別證,磨刀霍霍,國戰就要開始。

  但那些毒辣又是怎麼回事?那些不堪入目的毒辣又是怎麼回事?彷彿啊,擺架子大頭演員們吐了一身臭酒、早上的豆腐乳、昨天的麻辣鍋,最後加口痰呸全吐在片場,工作人員默默收拾,但沒人知道,反正觀眾看不到。沒人知道,片場其實就是這些不起眼的龍套人之家。

  三年前我搬到這,偶在夜深人靜時坐在拉高布條的樸屋前面,楞楞望著它在灰黃色的燈光中舞動染滿黯彩的身姿。

  後來它倒了。

  兩年來一個新的別緻小屋築起,其實在晚上遠遠看,還有一點度假勝地的風采。買完宵夜我都會經過它多看個幾眼。

  今天它倒了。

  想當然接下來應該是浩浩蕩蕩地蓋起一棟摩天華樓,氣派矗天,捷運車窗會在經過這裡時失去光亮,我覺得那樣也不錯。

  但我要走了。

  因為無明與無良逼我倍感疏離。只有土地仍勃發其旺盛的生命能量,我還覺欣慰。

  我停車駐足觀察了一下,便悻悻然離去。我要看一個空殼子做甚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