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雲の線 下には 注げ光 溢れる大地
  • 209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德蘭讚三遍其名

  那景緻亦如百口抖動音聲頻率幻變不停又雜,濕潤嘴唇噴射洲際彈道導彈,火力猛烈。一城市被轟炸至瓦渣不剩,又一城市斷垣殘壁,燒死的焦屍飛天上去又墜到地而碎散。從剩下半邊屋房探頭出來的小男孩一隻手提著大金色閃亮的勇者德蘭,他身姿也有光亮。雙腿一跳下倒塌的拱門然後問我:「為什麼呢?為什麼呢?」

  我說累了,而且我猜我的臉一定是哭喪慘淡。

  他問,為什麼呢,為什麼呢。開始把玩德蘭的翅膀。

  我又說,因為滿天箭矢都是惡意。他有懂不懂,但也未必重要。我得看,要去理解,然後可能要躲,可能要射回去,但一射手指破皮,二射斷掌,三射就賠上了我整隻手痛苦萬分。有時銳頭有毒,中箭一次痛百萬年,又只能打滾,人類可是到不了Valinor的。更遑論去擋下飛過我們右上方藍莓紫色交織碧綠天空的超大型原子筆。

  我說我兩相權衡,你說他一言孤行,他說我愚昧無知太過理想,我說,不,我說他們飲血歡欣可怕,你說我毫無人性,他說你們不知道意義。或其實不,結果沒人真的知道什麼,是我帶來了幻想,是你帶來了眛恨,是他帶來了無明。或其實不,只有我被迫接受撞擊、撕毀、咒罵、毆打、衝突、歧視、殺害,我還得說謝謝你好歡迎光臨。或其實不,我們都逃了。

  小男孩潔淨無瑕圓滑眼眸如實映照殘毀的都市。我站高處,發現農田燒光了,海洋枯了,山地崩毀成大碎岩塊。他好勇敢。我帶著他往別處走,他當然也抱著他的德蘭。路上經過所見,是羔羊瞳孔映照的都是華屋善美人眾,是鬥牛什麼也沒映照的漆黑乾睛,是人臉的虎一隻一隻吃,譬如咬掉了乳房,或拖出好顯目的大腸,有時候叼著頭,頭說好棒好棒再多做一點。小男孩說,他們都瘋了嗎,我說,他們覺得沒有,所以大概沒有。

  而且射來的箭矢也從來沒少過。我攫住一支玩賞,但陣陣惡臭飄來我也只好丟掉。累了,但小男孩又繼續走。

  後來到了一間老舊的書店,卻沒有頹傾,我告訴小德蘭(因為熟識了所以我這樣叫他),你想知道的話就去看幾本書。他翻了幾本書後故作姿態地大聲地唱誦:

  Arcadia-Arcadia-Arcadia!

  Shambhala-Shambhala-Shambhala!

  IHATOV-IHATOV-IHATOV!

  他興高采烈地如鋼鐵造的列車般,瘦小身軀看來壯大雄偉,喀洽喀洽地跑走了。我想他不會再回來,但我累了。靠牆坐於煙灰之上,我漸漸滑傾,緊抱勇者德蘭長眠。我想日後會再有機運去尋找小德蘭的身影,或被尋找,可這個城市轟炸聲不絕於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