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雲の線 下には 注げ光 溢れる大地
  • 209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巷饈

  比較惡劣的是,附近住家的抽油煙機出風管都對準大門前的三角庭地,油煙撲面而上,而且各個味香不同,縱使如我一般不懂料理,還是辨得今晚菜餚幾色。譬如對門的那一戶,就常煎魚煎到烤香。尤我特愛吃尾巴跟鰭,光想像咬下金黃焦皮,卡滋酥脆口感就流涎,只得快步走過。但彎入防火窄巷中,又是濃郁的另一種清油香氣,我猜是烏骨雞湯之類。浮在湯面的油,你就明知是油卻還是大碗大碗喝,不膩甚有回甘。而他們有時也滾成藥膳湯,經過總不能把持肚子響聲。

  獅子頭燒醬的味道不知怎地似有一種各地皆同的錯覺?蜿蜒曲巷裡的那戶偶爾也會有此豐菜上桌,其實我不知會否真是,但無由自信每每讓我想起獅子頭味道。對了還有,炒空心菜居然是會飄香的,住庭地口那棟的阿桑提鍋的身姿幾近可稱黃昏的象徵。煎香腸這個可就講究了,肯定是角落掛陰陽鏡的那家油煙,酒氣狠狠鞭打嗅神經,我甚至有種憤恨:我可還沒吃飯啊!真不厚道。

  講到酒,某次過年前要回家,也不知道是哪間和樂,燒酒雞陣陣香飄,我狠地用「充斥」來咒罵。麻油的味道已是刺激,雖滑潤但又勾引人心,不過炒下薑片這就殺人了。軟嫩軟嫩酒香藥香雞肉,我都快能想像咬在口中,怎能不說荼毒在外遊子?再說到雞,又有一次,時間是早些的午後,趁庭地婆仔們擺陣對聊,出門溜達沒什麼惡辣的料理氣味飄在外,正是好時機。但才走出鐵大門就後悔萬分,因我見著了窯烤雞噴香大軍殺了過來;多層次濃清香料味交疊,但不得不提那個雞肉被烘烤過的特有脆皮香,喀滋,油汁滴在紙上的聲音都還響亮。誰呀,民家這怎麼做得出來,又是誰去哪裡買來的吧。

  我還未提及不怎麼出味的青醬,或是觸動市街記憶的酸辣湯。在巷道中得曉家的框,流動的不見的「香風」吹拂出線桿紅夕景致,兒牽住母手,愁的是後來兒的成長,愁的是我不曾過的。俗氣「家的味道」一詞,被放大了,被包裹了,成無上的繫心感觸。油煙的濁混也變得可愛,彷彿接續了回憶裡太陽昏光照在孩子身上後的寧靜,路燈點起,歸戶的孩子終熱鬧喧騰的一刻。

  可是我得走了。我抱著香氣記憶回去始終忽略的舊廚房,然我怎樣才能做出住人們教我的新料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