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雲の線 下には 注げ光 溢れる大地
  • 209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望港散步

  在我成年後的大多時間裡,艷娘一直都是常伴身旁的誠摯室友,一兩個月或許就可說是好久不見了。我們在遠百附近吃了點東西,無視於在腳下飛奔的末班車,散步到新光碼頭。我一邊揶揄左側的高雄展覽館看來就像個自慰套,一邊與他一同緩步到公園磚道,靠著鐵桿開聊。縱深夜亦燈火通明的對岸似乎作業忙碌,船上吊臂轉動,在更遠處的巨大船隻從煙囪冒出了黑煙,下方的光亮將其照得清楚。

  天南地北地聊,從美國英雄主義,來到我們一同批評創作團體(對艷娘稍有不公的),再到我們對網路遊戲的期待,再到浦澤的少年故事。再到生活。我跟他一部分是相像的;即便我們個性南轅北轍,而凸顯的那些總完全不同,但說起來為人詬病的,或為周遭我用「社會」來範圈的人不能容忍的,我們似乎很是相像。

  我說,我漸漸覺得生活不再有趣了。世界像是失了色彩般索然無味,以往的人情變得令人煩躁,而堅持至今的價值也去了光明。大小事遊玩事都不生趣了,起伏散了,喜悅或驚奇只會是一時情緒,那不是止水之境,卻像靜沼,泥巴整平面滑。你知道你糾結某些,但你也似乎覺得無所謂,你累了,無力無動機地做不出任何變濤。不期待了,(心)神快死了。你覺得會是我們迷濛的眼看不淨,還是他們原先就這麼迷濛?

  潮味吹來很淡。艷娘只是輕嗯了一聲,望去海面。

  他是了解的,這個纖細的寫子從來都是易碎而溫和,縱使表現得難讓人理解或帶了誇張。當初跟詩織及小藍坐在學習室聊天,她們說艷娘是有點自滿過頭,而我顯得謙虛。我有些高興但也不服,他有著更勝常人的同理情,亦有著遠多別人的抗心,那是可貴的。在他至今磨去許多稜角後,終能真正地與人交達互傳。

  我們相像地自卑於類同的境遇與自身行事(雖我覺得自己早已病態),過去共承一樣的焦躁,而今或許也同享了看待事物的冷峻情感。我們草率略過,開始別的話題。

  就這一項,就只這一項,讓人感覺還不致眼見那樣糟糕。

  要說什麼決定性的差異,就在小七內他說想去澳洲Working Holiday時,我卻總覺得日光燈很亮。去了就感覺輸了,我脫口而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