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雲の線 下には 注げ光 溢れる大地
  • 209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夏番總簡+秋番不展望



《キャプテン・アース》


  老實講,想動筆卻完全想不起來演了什麼……用機人包裝「一個夏天的少年少女平淡故事」實在是有些失敗,甚而遠不及《閃塔》。沒有強烈的情節引擎,沒有纖細少年少女們心境轉折的精密作工,甚至機器人越後面越拙(其實根本不用開人形的機器人吧),外包裝已無氣質。這樣車子賣得出去嗎?更不提大地跟鐵平像兩個小公主,另外兩個女生可是能屈能伸啊。(不過拙者認為有時青春期的少年內心是遠較少女脆弱且陰柔的)

  真是糟蹋褐肉這個極上素材。


《金田一少年の事件簿R》

  在本次作品中最引人注目的應該是「劍持警部的殺人」一案;要說為何,則因為此篇的起因改編自真實事件。

  1988年,女高中生水泥埋屍案。

  與同年發生的「宮崎勤事件」並列最兇殘殺人案,徹底顛覆了日本人對虐殺事件的想像,造成了對教育、媒體、成人心態、社會風氣的,從未有過的強烈質疑,全體國民對人類的信任度可說在此時降至冰點,其打擊足可比擬後來的沙林毒氣事件。關於這案件的詳細情況,雖然拙者並不推薦,若真的好奇的人可以去找些資料來看,或是參閱改編自此事件的創作。最有名的雖然是氏賀丫太的……但請做好心理準備,拙者非常不建議閱讀。

  犯人行徑之凶殘世所罕見,但由於年齡,這些人不及數年就被釋放了;《金田一》中多間木、魚崎兩人也是,甚至回到了社會,如常人般生活。但比起這次犯人毒島的仇恨,或許我們更該注目的是金田一的「無奈」。金田一看破了多間木未減的殘虐性;但論及公理,金田一沒有任何手段可以抑制他的銳氣,於是無奈油然而生。無奈大概是全天下最難受的情緒,這甚至使平時專注案件而仗義執言的金田一在這次案件中竟對受害者沒表現出任何悲憫。這種揶揄起來或許可稱差別待遇的情況,或許也傳達了作者的價值觀。

  不過縱使胡亂一團而難辨善惡,作家或許總難掩飾留下希冀的慾望。真實事件的殘虐人犯,在《金田一》中卻換了一個雖然怯弱但善良的毒島。《金田一》中很多殺人犯都是因被毀壞的善意而行兇,但這些善意卻總會回到他們身邊。十神留下的錄音,就是人還信任人的證明,也象徵人在痛苦無比的環境中,仍能留下一片地給良知與人情。

《ジョジョの奇妙な冒険~スターダストクルセイダース》

見終わったッ!第3部完!

  ……等冬天吧(掩面)

《白銀の意志 アルジェヴォルン》

  還沒完所以先停。也是滿樸素的,如果作畫可以認真點(畫不好跟畫不認真不盡相同)應該有更好的表現。

  大致上就是中二(中二?傻子吧?)成長(成長?)的故事,「打上司拚昇進」這種笑話或許意外地戳中作品核心:不合群,才有可能突破現狀。再內包進去的,主角機的假面騎士外形跟暴走狀態可能更透露作品內關於英雄這概念的顯像。不過未完,能走到哪裡可說是未知數。

  不過老實講像時宗跟傑米這種關係還滿討人喜歡的。還有大西演技其實不錯耶。

《東京喰種トーキョーグール》

  拙者對不起EZJAPAN的讀者(跪)

  雖然情節順序變動、更改表現等等都不是什麼大問題,但最後的最後斷在那裡實在是有些自我感覺良好了。第二季應該要用到倒敘法了zzz

  不過總地來說還算可圈可點,聲優表現更是大功。雨宮跟花江已經令人驚歎了,但還是宮野,不愧是宮野,果然還是要宮野。


《RAIL WARS!》

  ……只剩尾卡了。

《普通の女子高生が【ろこどる】やってみた。》

  雖說日常系作品的強項就是不容易出步調問題,但穩紮穩打到這種地步也是太令人驚訝了。而且還緊緊扣著「地方偶像」這個身分認同,真令拙者喜出望外。音樂更是歐風得絕妙,拙者私認為還比《兔咖啡廳》更有置身義大利某茶館的意境,而使人聯想《ARIA》的風光。

《Fate/kaleid liner プリズマ☆イリヤ ツヴァイ!》

  嘛,就這樣吧。

《モモキュンソード》

  嘛,就差不多那樣吧。

《人生相談テレビアニメーション「人生」》

  看到後面居然意外地有趣,拙者腦子是長了什麼蟲嗎……還有OP聽久了也不感怪奇了,耳朵是發生了什麼問題……

《ばらかもん》

  喜樂之作,拙者在上一季展望中的「歸樸」一詞,是拙者自己所下的最好註解。跟《野崎》一起看,你是今年最開心又最幸福的人。


《残響のテロル》

  可惜!諸多層面都是只差一步。但後來那個拙者擔心的部分是多慮了,現在想想也是當然的……

  喜歡導演的黑翼大有詳盡明晰的評論跟觀影心態,拙者的心得與黑翼大類同,閱讀那邊便是。不過拙者補充一點小梗。

  《殘響》可以說是1979年電影《偷走太陽的男人(太陽を盗んだ男)》的致敬作品。偷走核武器來威脅社會、目的不為殺人、與刑警鬥智、主角同樣都活不久(《太陽》是因為放射線),以及主角都自稱「9」(1979年當時的擁核國有8國,因此主角自稱第9),12被說有太陽般的笑容(太陽=核彈)等,都是致敬的象徵。但在較為深層的主題上,兩者幾乎可說是相反的結論。

  在《太陽》中,主角城戶越活越無目標,他沒有背負什麼太重的背景,偷走核彈後也只是脅迫一些現在看來無關緊要的事;而在引起了這麼多騷動後,死了一個刑警後,日本竟毫無任何危機感與改變,城戶最終只是如死屍般帶著核彈走在大街上,去向未知的某方。

  最重要的是被他吸引而成為共犯的澤井零子死了,城戶失去最後與人的連結。不妨說這是一種對社會的究極抗議,充滿虛無色彩。

  而來到現代,莉莎活了;因為莉莎活了,於是人心終於有個收束的歸處。

  9帶著使命與熱切的積極性,終是為了引起注意,暴露社會底下非人道的一面。可他幸好有了莉莎,莉莎度過危機活了下來,見證9與12的人生故事;因為莉莎活下來了,9與12才能讓其短暫一生化為回憶而一起「活下去」,而且還有一個知己的刑警呢。這無非是從未與別人建立羈絆的少年9與12,最為欣慰的事。

  城戶活著等死,無所去處,未曾改變過什麼。9與12死後仍活,回歸「故鄉」,震撼世界之後餘波可能微小,但卻以雅典娜計畫的敗露實實在在地證明了他們曾經「存在」。

  兩相對比反映了後311時代,日本這個與核有密切關係的國家如何去看待他們的人生態度。「不會結束的日常」終有被徹底破壞的一天,在這暴流之中人們都想攫住某些事物,以留下自身曾經存在的證明。那些逝去的生命或許為活下來的人帶來無可限量的感觸與對可貴生命的想像。比起「教訓」這個詞,拙者更覺得該如此形容:承繼。

  殘響較為精確的翻譯是回音,他可以是指涉《太陽》的回音(致敬),某物爆炸後的回音(什麼的爆炸?),或是某種現象的回音(核議題?)。或是來個牽強但又浪漫點的:日語中的の除了從屬,也有表示同位的作用,亦即「残響(回音)=テロル(恐怖→恐怖主義→恐怖份子)」。少年們成了回音,持續迴盪在人們心中。

《ヤマノススメ セカンドシーズン》

  在播映途中發生御嶽山的噴發事件,祝福所有受災者一路好走或撫慰傷痛。當然,本作也受到了莫名的批判了(苦笑),不過這也確實印證了文月《頂!》裡面山巒無情,登山賭命的形容。

(天空散步,真的是只有燈里這種人才想得出來的詞)

  回到本作,拙者想收回上次總簡的形容,富士登山篇的細膩與重量遠遠超過拙者的想像。藉由這個橋段,與「登山」這項主題的連結變得極強烈而緊密,真的是讓拙者徹底改觀。兩相對比因高山症而不得不放棄攻頂的葵組,以及攻頂的日向組,透過明快又纖細的台詞呈現,還有緻密到底的作畫,漂亮而不做作地道出「挫折」這個歷程。

  挫折是很難拿捏的表現,很容易就墮入憂鬱情節而變質,或搞成糾結這種繞圈子而不找出口的情況。不過在本作中的挫折顯得立體而單純,反易取得共鳴。

  拙者跟同儕好友一群登山素人為了報告,曾經在很惡劣的天氣下去爬七星山;我們是到了擎天崗遊客中心才發現情況有夠糟糕。雨跟霧使視野不及五公尺(別以為拙者唬爛,你真的看不到幾步路前的地方),冷得要死拙者卻只穿短袖運動衫跟一件薄外套。沒有事先做好計畫的我們根本小看了山,還以為才一千一沒什麼了不起(如果是上到擎天崗再爬根本沒爬到多少)。最後只好改變計畫去竹篙山,但爬到一半拙者一夥人就後悔沒折返了。才八百三就爬得很像在百岳朝聖,頂著風雨緩步苦行,地上滿是泥濘,石頭溜滑危險,然後擎天崗美景完全被屏蔽。從一開始還有說有笑,後來幾乎沒人講話。對於想耍一點帥來個心曠神怡登山的我們來說真的是一種挫敗。

  看到竹篙山碉堡時當然很開心,這些Crazy人可終於有了一些成就感,我們也慶幸在這種風雨下沒有人受傷。可是事情未如想像進行(特別是沒爬到七星山這點)、讓自己置身險境、對小看登山的自己感到慚愧,這種挫敗體驗並沒有這麼好受。而在成就感與難度成正比的登山中,又更何況是只差一步即可登頂,卻因為違背自己意願的身體急難而不得不放棄的悔恨呢。

  倒解決方式也爽朗,回到原點、回到初衷,有始終支持自己的夥伴,還有什麼好垂頭喪氣的?

  也因而拙者與這部頗有契合,拙者心中的本季首席非她們莫屬。

  還有拙者不管幾次都想說,石濱的OP sense真是太扯淡了。





 不怎麼想看。但有幾點。

《神撃のバハムートGENESIS》

  嗚哇這什麼霸權臭……不對是錢臭。


  柯斯摩跟丹迪,是你們!?還有神擊跟進擊是一樣的音,再玩梗嘛。

《寄生獣 セイの格率》(注意劇透,想體驗閱聽樂趣的請結束文章)

  原作廚噁心的程度真的讓人笑不出來到笑出來……為了驗證對動畫前兩集的批判是否屬實,拙者一口氣看完了10本單行本,結果只是在在證明原作廚只會給原作抹灰。

  回到《寄生獸》,這部作品若有可稱其偉大之處,除了越過時代的先進探討、多種立場的交叉等,最重要的應該要算上主人公泉新一對自己的身分,甚至是「物種」上的認知。

  若要簡單說明,泉的自我一共體驗了四個認知期:人類(一般)→非人類→高位(神)→人類。在故事一開始,泉對寄生獸感到疑慮,惶恐且害怕,特別是當自己變得不正常後,他對自己是否還能稱作人類這個念頭總是提心吊膽。這個時期的他也會冠冕堂皇地主張人類主權不可被犯侵,而輕視其他生物的生存權。

  直到母親一事後,他極大程度淡化了對生死的執著,甚至可以客觀冷靜地審視自己的作為,這時候才自認原來自己已不再是人類,而徹底接受自己性質異於常人的事實。但必須記住即便是在這樣的心境下,泉也並沒有捨棄人性(這或許可說是本能?),才有辦法回到原點(母親),人性得以復甦。

  但最後兩個階段是很特別的,在最後的戰鬥中一口氣有了這樣的轉變。無法下手的泉腦袋中思考的盡是相當哲學意涵的爭辯,裡頭有人類特別的悲憫情緒,也有衡度對地球是否有好處的現實考量。這是在自然界中唯一,總有絕對優勢的「人類」這個物種才能進行的思考;他緊抱自己所謂的人類寶藏(情感),並藉此在決定不下手的那一刻,昇華到了「神」的視點。怎麼說?因為他做了「物種的取捨」,他代行神的工作來「選擇決定」這個物種該不該活。這是原先身為一個自然界的生物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況雷同於拙者在這篇所提到的,以人身代神工。不過這裡也不能忘記,能認為自己夠格攀上神座,也是人類的特色。

  但就像作者在後記提到的,他改了原先結局,而這一改讓這部作品飛躍整個時代,榮登殿堂經典。整部作品中在立場上最為接近「自然」的米奇提醒泉:天地不仁,它無須任何人幫助。泉最終還是回到人類的道路,然而不同於當初,一開始的泉是尊大的人類,認為自己總能掌控自然,而干涉世界;但此時的泉已充分了解自己渺小,安自己於「自然中的某個位置」。這僅有完全了解自己的生命價值,並且真正地,與萬物站在同樣立場的人才有辦法領悟。

  至於米奇,則是更有趣的角色。在故事初期常被誤解為殘忍冷酷,與其他寄生獸相同的他,越是到後期越顯現出他跟人類與寄生獸都不同的特色。雖然明言是為了保護自己才保護泉,卻也未見他對人類或寄生獸顯現出什麼關懷,彷彿都是在表現他象徵純粹的自然。因為他是這樣的立場,才能在最後以外人的視點來讚美人類;雖然絕不是成為了人類,卻被暗示了他甚至被誤認像極了人類。從這個層面看,米奇是一個在保有自己立場的同時卻越來越人化,甚至比人類都更有人味的典範。這種典範或許影響了後世許多對非人種族逐漸人化的描寫,拿近期來說,《蒼鋼》動畫就是一個強調這點的好例子。這不就是《JOJO》那套「人類讚歌」嗎?

  當然動畫在畫面上要怎麼呈現,就又是未知數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