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雲の線 下には 注げ光 溢れる大地
  • 209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暫存,關於女高中生水泥埋屍案的解釋)

  雖然氏賀將其詮釋為獵奇殺人,但撇去形式問題,在精神上可以這麼武斷地認為案件內的犯人(共4人)是帶有某種精神疾患,而徹底脫離了常軌的人魔嗎?同 時比較宮崎勤事件與酒鬼薔薇事件,在同有高度殘虐性的同時,暴行中卻不及其他事件,來到了常人難以理解,徹底侵犯、拆解人身為人的形體與主權的領域。若要 比喻,可說是「喪失」某種價值觀的犯行,以及「擁有」某種價值觀的犯行。應屬後者的4人,擁有的是「可驅使暴力支配、玩弄生命」的價值觀。

   說起來自然界的常規在擁有道德這個概念的物種來看或許殘酷,但這個物種本身也會利用暴力、智能,或現代的金錢或權力來欺壓他者。換言之,任何人都有可能 矛盾地違背道德教訓而欺壓(殺害)他者,特別是在擁有高位的力量之時。在金田一這次的事件中,多間木從感化院出來後仍能與人來往,表現自若如常人,甚至也 有各種情緒,從這點看是個所謂的「正常人」;卻另一方面仍留有殘虐性格,威脅金田一,此時又表現出。



面對這類「擁有」正常人價值觀與公理(法律上他們是服完刑期的一般人)的兇殘人犯,卻難伸手腳,便會形成一種情緒,「無奈」。

  無奈大概是全天下最難以忍受的情緒,而且會禁錮己身。但當人承受不住累積的無奈,便會造成超越仇恨的扭曲。結果就是平常正義感十足又愛護生命的金田一,甚至也表現出了這兩個傢伙死不足惜,無關緊要的心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