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雲の線 下には 注げ光 溢れる大地
  • 209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鄉人心:方言小談

  我不知道在這個爭議繁如天星的時代我應該怎麼稱呼這個語言,就姑且還是用習慣的「台語」來叫它吧。台語可以很美,或者應該說沒有語言是不美的。

  不過我上台北讀書數年,除了跟頹人友以外,我不是那麼時常在人前用台語溝通。國高中時代與同儕間與家人間,台語的使用頻率是很高的,即便半個眷村子弟如我有一種很濃厚的外省腔。但到了台北,連外省腔都顯得道地許多了。我跟屏東友人曾在課堂上臨場用台語讀課文博眾一笑,添加一些鄉土趣味,但現在回頭來想那些笑聲中,有多少比例其實只單純是因為台語而來的?

  在一票連講個去哪吃飯都不太會說的台北同學面前,講台語是有窒礙的。我甚至在早前的初入學時期似乎也帶給人強烈的南部子弟味道,而凡講台語時會有我們這些個南部人出場示範,形成一種很微妙的刻板印象。面對這種機微的關係薄膜,情緒多少五味雜陳。用台語說話總覺受到注目,自然脫口而出時反有些許羞赧。

  謎,如果要用直觀的情感來解釋,就是這個了。



  首先看看這張圖,應該就能夠大致上了解日本各地區人對方言的觀感。


  左右是對方言的羞恥感,越左越大;上下是對方言的喜愛程度,越上越大。藉由這張表可以分出四種心態:喜歡又不覺羞恥的自信型、討厭但不覺羞恥的鄉土蔑視型、喜歡但感到丟臉的分裂型、不僅丟臉還討厭的自厭型。

  可以注意到自信型若非皆是古今都是大都會的地區,不然就是國境南北界。世界最大都會東京、千年古都京都、日本第二大經濟區也是商人之城大阪之外,原先即有獨特文化的北海道不提,不要忘了超喜歡方言(但有點害羞)的沖繩原本可是琉球王國。我的導師出身沖繩,也曾提過沖繩人在看待日本文化時其實心裡也極度複雜。這些文化全然不同於古日本的地區,熱愛地區並希望地區獨立自主的心態是不言可喻的。至於政治中樞則更難想像會對自己區域的方言感到嫌惡或害羞。

  鄉土蔑視型則是大都會的衛星城鎮。這些地區一方面因為自己身處都會邊緣而對自己感到些微自卑感,另一方面則追求大都會的繁華,而對方言產生嫌惡感。但由於鄰近都會,方言本身的差異感其實是不明顯的,在這點上不感羞赧。

  分裂型地區多位於東北、四國、九州。這些地方是古日本的國境,遠離京都或東京等政治中樞,保有相當程度的地區文化特色,也自然有著對地區的熱愛。但在所謂的標準語普及下,這些方言顯得突兀,當然也就造成說話者一定程度的彆扭情緒。

  自厭型地區則是夾在都會衛星城鎮跟遠都地區間。他們沒有熱愛地區的心態,同時也對說方言一事感到抗拒,於是這些地區的方言文化以極快的速度流失,似乎到了現在去當地已經聽不到年輕人會說方言的程度。

  到底為什麼會對方言感到羞恥?

  日本列島不大,但日語的方言變種複雜程度並不輸世上其他地區。很多人會用「腔」一字來統括方言,但這不是一個精準的說法。除了腔調外,語彙文法以及音韻體系是很可能隨著方言而有完全不能互通的情況。現在我是聽得懂一點京阪方言了,但如果要換成謎說的秋田方言……我真的聽不懂。
 
(來個可愛一點的。《羅馬浴場》裡面的女主角山越真實,講的就是假假的東北方言)

  明治初期的日本政府以東京方言為基礎,推廣現代所稱的標準語。但在推廣運動中,明治政府竟把這麼龐複的語言體系全打為低劣語言,奉標準語為至高,矯正、排除所有方言。延續到戰前的方言撲滅運動,就有像是掛牌羞辱方言使用者的措施(方言札),這是否讓各位想起了台灣的國語運動?我阿公就掛過狗牌。

  即便到了戰後,握有絕大經濟實力的都會人對於方言的蔑視,以及鄉鎮出身者對方言的情結都早已根深蒂固,在當時的城鄉大量移工潮(集団就職期)引發了許多爭端。這些背景都跟今日的方言待遇有所關連。

  在語言學中所謂的「知性印象」與「情感印象」大幅度左右了人對語言及說話者的看法。在方言領域,越具有經濟、文化、語言人數優勢的地區較容易取得知性印象(通常也是標準語的主場),而不佔優勢、語言結構相較標準語差異較大的地區則反有教育與經濟程度差、文化低落等印象。

  換言之,當你說出方言時,很容易跟某種低劣印象做了連結。東北方言一出口,東京人可能就會認為不是都市耶→偏差值好像不高→憨厚→父母可能在砍柴還捕魚→大概不懂流行……等,與刻板印象做了連結。這個就是方言使用者之所以糾結自卑的關鍵;被「矮小化」,即便對方不是帶著惡意,但對一般人來說都不是一個良好的體驗。

  有誰在聽到「原住民說話時的腔調」這個詞時沒有聯想到「的啦!」「酒」「菸」「檳榔」「成績差」「很會跑」等景象的?你站出來炫耀自己沒有刻板印象一下。日本的方言如此,有類似時期的台灣自然也避不掉這種語言現象。我能流暢說台語這件事,本來應該要有比那一打說不好的年輕人要更具驕傲,然事實上我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這些刻板印象與他人眼光的影響。



  以上的資料或許都有些老舊了,但拙者目前閱覽網路上的反應,似乎也沒有太大的變動。特別是今日網路普及以及各地經濟開發,都使方言開始進入一種實則為經濟實力與文化差異角力的局面。最有名的例子應該就是「大阪民國」,這個取自大韓民國(網右真的有夠厭韓……)的蔑稱就是在形容大阪人特異獨行的行為,幾乎可自成一國。當然可以想見這是關東人對抗關西的莫名競爭心態,情況相當類似台灣的戰南北。所以現在似乎於工作場合或交友上,都有一種排斥大阪方言的風潮;如果到一些酸度高的網站如2ch,那對方言的歧視還真是不堪入目。

  即便主流觀點開始認為該與方言共存甚至先發展方言,催生《方言彼女》等企劃,把方言拉進次文化內,但這種做法常是藉由刻板印象來建立角色形象,有時也會再接續發展出新的刻板印象,很難一概說方言得到了應有的重視。如果方言本身仍被視為「不正式」、「難登大雅之堂」、「工作時不要用」等,那麼這種現象就永難消除了。

  速刷,不知道有沒有解到惑。謎還有什麼問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